玛莎拉蒂莱万特最低多少钱:第三千四百五十一章 取代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他是誰?”

凌淵神王冷冷的看了一眼林辰,詢問食天神王。

“凌淵神王,不是我們的錯啊?!?/p>

食天神王哭喪著臉,將事情詳細的告訴他。

啪!

食天神王剛一說完,凌淵神王就氣得一巴掌扇飛他。

“廢物!”

凌淵神王冷喝一聲。

“你能夠打敗這個廢物,看來實力不錯,我很欣賞,不過,作為一名新弟子,你打傷我的人,就必須給我一個交代?!?/p>

凌淵神王冷眼看著林辰,說道:“這樣吧,從今天起,你就效忠我,跪下宣誓吧?!?/p>

他一副不容置疑的口吻。

“誰給你的臉?”林辰聞言笑道。

“你大膽……”

凌淵神王臉色一冷。

“閉嘴?!繃殖醬笫忠換?,淡淡的說道:“從今天起,這座銀塔,歸我了,你可以走了?!?/p>

“哈哈哈,小子,你……”凌淵神王聞言轟然大笑。

“唉,看來我只有親自出手了?!繃殖角崽疽簧?。

但是,他出手毫不留情,手掌一抬,就打出一道驚人的劍氣,如長虹飛電一般,斬向凌淵神王。

這一道劍氣,蘊含無上劍威,威力很強,劍息森羅密布,籠罩凌淵神王四面八方。

“劍修?”

凌淵神王臉色微變,旋即冷喝一聲,袖袍揮動,便見一口墨刀,凌空一斬,斬斷劍氣,濃重的劍息,消散一空。

“小子,沒有人告訴你,我凌淵神王是一尊刀修嗎?”

凌淵神王發出一聲冷笑,雙眼折射出精神威壓,鎖定林辰。

轟!

墨刀斬下,刀嘯聲乍起,宛如風雷,響徹在林辰耳邊,尖利刺耳。

四方陷入黑暗之中,響起嗚咽之聲,涌入林辰的精神世界,只見刀光一閃,便仿佛看見一柄神刀,斬向自己。

“凌淵神王,希望你的刀術,不要讓我太失望?!?/p>

林辰神色如常,念頭一動,游龍劍飛斬而出。

光明神力爆發。

這一劍,宛如一輪大日降臨,映照虛空,驅逐黑暗,帶來光明。

驚天動地的劍嘯聲隨之響起,將漫天刀嘯聲淹沒,既而如潮水一般涌將出去,席卷數百丈虛空。

這是光明神力克制黑暗神力!

“想要克制我的黑暗神道,沒門兒?!?/p>

凌淵神王一臉傲然,冷著臉大喝,擎著墨刀,劈出一道十字刀氣,黑暗神道爆發開來,再度淹沒四方光明,空氣極速變冷,陰氣森森。

“不夠!”

林辰低喝一聲,一腳踏出。

咻!

游龍劍如影隨形,劍道威能爆發,如山岳一般,鎮壓下去。

嘭的一聲,十字刀氣爆炸。

“怎么可能?”

凌淵神王皺眉,旋即厲喝一聲。

刀道威能爆發!

黑暗神道爆發!

黑暗刀道爆發!

三種神道一起爆發,凌淵神王威勢大漲,遮蔽一方天地,將整座銀塔都籠罩其中,令得食天神王等人失色,驚慌后退,以免殃及池魚。

“凌淵神王出手了?”

天鄺神王和弘宇神王趕來,剛好看見這一幕,臉上都閃過一縷驚訝,沒想到這么快林辰就和他交手了。

“哈哈哈,凌淵神王施展三種神道,這個林辰輸定了?!備埠I褳跬純齏笮Φ?。

“天啊,第九座銀塔的凌淵神王和人打起來了?”

“不是吧?誰這么大的膽子,竟然敢跟凌淵神王交手?”

“好像是一名新弟子?”

一座座石樓中的老弟子被驚動了,紛紛飛了出來查看,看見這一幕情形,都略微吃了一驚,旋即暗自搖頭,覺得林辰輸定了。

一個新弟子,怎么可能打敗實力強勁的凌淵神王?

“斬!”

望著漫天的黑暗,林辰一臉平靜,役使游龍劍絞殺而出,劈出萬千劍氣,仿佛一片劍海,沖開黑暗,打破天地。

轟!

游龍劍橫空一掃,仿佛一劍從中間劈開了天地,撕裂了黑暗,劈在凌淵神王身上。

浩浩蕩蕩的劍道威能,如鋼鐵洪流般,爆發開來,將四方空間沖出一條條皺褶,綻放出耀眼的劍光。

嘭!

凌淵神王被轟飛到數百丈開外,渾身劍痕累累,神力潰散,氣血衰減。

“天啊,是凌淵神王?”

“他竟然被一個新弟子打敗了?”

“那個新弟子是誰?實力竟然這么強?”

那些老牌弟子,看見倒飛出去的凌淵神王,盡皆嘩然,感覺有些難以置信。

“凌淵神王敗了?”弘宇神王呆呆的道。

“為什么我對此一點都不感到驚訝?”天鄺神王苦笑道。

“怎么可能?”

覆海神王當場失聲。

剛才他還說凌淵神王能夠打敗林辰,沒想到轉眼林辰就打敗凌淵神王,真是太打臉了,氣得臉色鐵青。

“凌淵神王竟然輸了?”

食天神王幾人面面相覷,幾乎接受不了此事。

“凌淵神王,回去收拾一下你的東西,搬出去吧?!繃殖降乃檔?。

“小子,你太低估我凌淵神王了,我的本事,不止于此?!?/p>

凌淵神王怒瞪雙眼,憤怒咆哮,雙手握著墨刀,踏著一片濃重的黑云,飛了回來。

一股前所未有的刀道威能,從他體內爆發開來,與黑暗融合,令天色一下子暗了下來。

“無盡黑暗!”

凌淵神王暴吼一聲,瞪著雙目,施展出了無上殺招。

黑暗刀道再次爆發,握著墨刀的凌淵神王,仿佛化身為了一尊黑暗主宰,向著林辰吞噬過去。

頓時之間,一柄柄墨刀,出現在了林辰四周。

在他的精神世界,亦出現了一柄柄墨刀,斬向他的身體、精神、靈魂。

這一殺招,蘊含恐怖的物質攻擊、靈魂攻擊、精神攻擊,非常的可怕,令一名名天位神王膽寒,紛紛退到遠處。

覆海神王、弘宇神王、天鄺神王、食天神王等人也再次后退,以免殃及池魚。

對于他們來說,凌淵神王施展出來的殺招威力太強,一旦他們陷入其中,非死即傷。

“這一招不錯,可惜,對我來說,太弱了?!?/p>

林辰催動空間之力,速度大增,化作一道璀璨的銀輝,踏破黑暗,擎著游龍劍,出現在了凌淵神王眼前。

嗡!

劍道威能爆發,無量煌煌,映照虛空,連接天地,令林辰看起來偉岸無比,仿佛一尊劍神降臨人世間,打破黑暗,帶來光明。

噗噗噗!噗噗噗!

懸浮在林辰四周的墨刀,以及矗立在他精神世界內的墨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

黑暗消失,光明重現人間!

“我不相信!”

凌淵神王一臉不甘的吼叫。

轟!

游龍劍仿佛一條劍龍,劃破虛空,劈在他身上,再次將他劈飛了出去。

這一次,他落到了千丈之外,無力的倒在地上,雙眼無神的望著天空,只覺精神恍惚,心靈搖曳,處于一種高度恐懼的狀態之下。

“嘶!”

眾人一看,就知道他被林辰打破膽了,頓時盡皆倒抽了一口涼氣。

“天啊,凌淵神王施展殺招,都沒有打敗那個新弟子?”

“凌淵神王完了,從今天起,從十強弟子中除名?!?/p>

“真沒有想到,他會被一名新弟子取代??!”

“那個新弟子太強大了,簡直就是一個妖孽,讓凌淵神王一敗涂地,都給他留下了心理陰影,以后想要恢復信心,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p>

議論聲響個不停,所有天位神王都神色震驚的看著林辰。

“他竟然,如此輕易的破解了凌淵神王的殺招?”

食天神王見此一呆,兩眼驚懼的望著林辰,心生無窮悔意,怎么隨便招惹一個新弟子,實力就如此恐怖呢?

這一屆的新弟子,都是妖孽不成?

“該死!怎么會這樣?他竟然連凌淵神王都打敗了?到底是他太厲害,還是凌淵神王太廢物了?”覆海神王氣急敗壞的道。

他一心想要看見林辰倒霉,沒想到卻看見林辰大展神威,心情郁悶得想吐血。

“這個林辰到底有多強大?”

弘宇神王皺了皺眉頭,說道:“凌淵神王的殺招,那么強大,足矣斬殺一般的圓滿神王,可他竟然輕輕松松的就破解了?”

“是啊,我感覺他根本沒有盡全力的樣子?!碧熠魃褳跎鉅暈?,忽然問道:“你說,他與怒海神王的比試,會不會出現一些變數?”

“變數?你是說他能夠打敗怒海神王?”弘宇神王聞言一愣,旋即搖頭,說道:“不可能!怒海神王比劍鋒神王之流強大多了?!?/p>

天鄺神王笑著搖了搖頭:“也許是我多想了?!?/p>

“過來?!繃殖嬌聰蛄柙ㄉ褳?,虛手一探,凝聚出了一只神力大手,將他隔空抓了過來。

“住手!我認輸,我認輸了?!?/p>

凌淵神王膽色盡喪,急忙求饒。

這一刻,他完全不在乎臉面了。

因為他從來沒有遇到過像林辰如此強大的對手,境界相當,可實力卻不知比他強大幾倍,簡直深不可測。

“進去把你的東西,統統拿走?!繃殖降牡?。

“好,好的?!?/p>

凌淵神王聞言一呆,旋即點點頭。

可實際上,他心里極其不甘,但他敗了。

作為一名失敗者,他注定要失去在十強弟子之中的席位。

他走進銀塔,將自己的東西,全都帶出來。

然后,凌淵神王站在塔門邊上,帶著一點討好的語氣,說道:“師兄,我已經收拾完畢了,請,請進?!?/p>

“行了,你走吧?!繃殖降愕閫?,旋即提醒道:“記住,以后沒有我的命令,不得踏入此地半步?!?/p>

“師兄放心,你比我強大,我以后自然不敢再冒犯您了?!?/p>

凌淵神王陪笑著點點頭,敬畏的看著林辰,遲疑問道:“對了,不知師兄如何稱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