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万特西班牙人比赛时间更改:第3208章 當初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雅珞不理解,她感到有些委屈。

師姐從來沒這樣對她過。

而且,這讓她在外人面前很沒面子。不過即便如此,雅珞也不想拂了師姐的面子,所以她還是抱歉的對羅軍說道:“叔叔,我……”

“沒事!”羅軍微微一笑,他在那一瞬,悄然的攝取了雅珞的一根發絲。這般快速行動,超越速度界限,即便是納蘭云雪也沒發現。

羅軍隨后就和雅珞道別,然后離去。

等羅軍走后,雅珞問納蘭云雪,到底是為什么?

納蘭云雪也不知道該怎么來回答雅珞。她甚至有些不清楚,自己為什么要這般反感羅軍的追問。只是下意識的覺得自己作為弟子,要維護師父的隱私。

雅珞見納蘭云雪不回答,便獨自生起了悶氣兒。

納蘭云雪也就由雅珞去了。

羅軍取了雅珞的頭發,然后來到了一元之舟里面的一座山峰上。

他又取了自己的頭發,接而開始施展法術。

這是一種基因比對,羅軍很快就得出了結論。

那就是,雅珞的確是他的親生女兒。

此時已近黃昏。

羅軍盤膝坐在一座山峰上,他看前方,云海遼闊,風光秀麗。

天邊的晚霞,瑰麗中透著一絲凄美。

羅軍的心緒起伏澎湃,久久難以平靜。

他心中有太多的愧疚,這愧疚,全是對雅珞的。

羅軍想要相認,但也知道,必須尊重雅真元的意見。

他覺得真是造化弄人,自己居然和雅真元有了孩子。

羅軍思考良久,首先去找了陳念慈。

他和雅真元的事情,靈兒是知道的。當初靈兒還久久不能釋懷,最后還是靈慧和尚幫忙,胡扯說是什么天道意志。那套鬼話,反正說給誰都很難相信,但靈兒單純,卻是信了。

喬凝也知道這件事,但喬凝卻是很支持羅軍。

喬凝是讓羅軍最沒有負擔的。

沈墨濃后來在和羅軍靈修中也知道了這件事,她也理解羅軍。

倒是黑衣素貞不知道,因為靈修很多次,黑衣素貞很少去看羅軍的記憶。

眼下,羅軍覺得要跟自己的兒子先坦誠。

找到了念慈,羅軍帶著念慈來到了先前的山峰上。

他鄭重說道:“兒子,我要給你看一段我的記憶!”

“???”陳念慈感到意外。

當下,羅軍便驅出了黑洞晶石,又以心靈晶石來拉扯自己的精神印記,將當年的事情如視頻影像一般放出來。

這種記憶回放,施法者可以作假。

但羅軍不會作假。

陳念慈也知道父親不會作假。

于是,陳念慈看到了那段父親被雅真元侮辱,毒打,逼迫其跪下,挖其眼珠子等等。

陳念慈看得目眥欲裂,他額頭暴起青筋,道:“我去殺了她,我要殺了她!”

“不,念慈!”羅軍阻止了兒子,說道:“我現在要殺她,易如反掌。但我并不是為了來向你揭露傷疤,這件事情,父親做錯了,簡直是難以啟齒。但眼下,我不得不跟你說。當時,我是為了救你喬凝阿姨還有一位朋友,所以才前往那個地方,我還需要依靠雅真元來作為籌碼。所以……”

他幫陳念慈展露后面的事情,雅真元寧死不屈,他失去理智,最后……

最后那少兒不宜的畫面,羅軍直接收攝,結束。

“爸……”陳念慈也呆住了。

羅軍說道:“這是爸爸一輩子心中的污點和痛,跟誰都不想說。但我要讓你看到原委,雖然爸爸做的不對,但總算是有些原因。你以后,要以我為戒!”

陳念慈沉默半晌,然后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p>

羅軍苦笑,說道:“會看不起爸爸嗎?”

陳念慈搖頭,說道:“不會,您是我心中永遠的英雄。其實爸爸,很謝謝您一直都沒有將我當成小孩子來看。您一直都很尊重我的想法,師父跟我說過,圣人尚且會犯錯。何況是我們呢?人不可能一輩子一件錯事都沒做過。更何況,當時您是被憤怒沖昏了理智,如果我與您易地而處,我就能比您做的好嗎?我現在知道的越多,對您也就越發的理解,也明白您的不容易?!?/p>

羅軍說道:“當初的事情,我不想為自己辯解。我也已經取得了你這位雅阿姨的原諒?!?/p>

“她對您的侮辱呢?”陳念慈仍然有些不忿,他說道:“若是我從別處得知她當初這般對過您,我一定會以殺她為我一輩子的目標?!?/p>

羅軍拍了拍陳念慈的肩膀,然后說道:“不要這樣想?!彼倭碩?,說道:“我跟你說這些,還因為有一件重要的事情?!?/p>

陳念慈道:“您說!”

羅軍說道:“雅珞是我和雅阿姨的女兒,也就是說,她是你同父異母的妹妹!”

陳念慈呆了一呆,他頓時就有些回不過神來。

好半晌后,他說道:“這么巧嗎?”

羅軍說道:“我用小珞的頭發和我的頭發做過比對,這是沒錯的?!?/p>

陳念慈說道:“媽媽知道這件事情嗎?”

羅軍說道:“我也是才知道,我第一個來找的你。之后,我會和你媽媽說清楚的?!?/p>

陳念慈說道:“那您希望我做些什么呢?”

羅軍說道:“我對小珞虧欠太多,你多幫我照顧她一些?!?/p>

陳念慈說道:“放心吧,爸爸,我會的。她既然是我妹妹,我就會盡好我做哥哥的責任?!?/p>

羅軍微微一笑,說道:“兒子,你真的長大了,可以幫我承擔很多事情了?!?/p>

陳念慈頓時感到開心。

羅軍隨后說道:“這件事,你知道就可以了,先不要去挑破。我們也要尊重雅珞的媽媽的意見?!?/p>

陳念慈說道:“好!”

和陳念慈溝通完畢之后,羅軍如釋重負。

他其實也是擔心,少男少女在一起,萬一發生什么狗血的事情。

他也覺得荒唐和狗血,這種影視劇的套路,也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羅軍跟著就想和雅真元溝通,但是雅真元在大陣之中。

羅軍來到那大陣外圍,以意念傳遞進去,溝通雅真元。

“出來聊聊吧,我知道了雅珞是我的女兒?!?/p>

雅真元聞聽了羅軍的話語,頓時嬌軀劇震。

她很快就出了大陣,也隨羅軍來到了那座山峰上。

羅軍罩起了黑洞晶石,他還沒開口,雅真元便冷冷說道:“你說小珞是你的女兒?你怕是瘋了吧?”

羅軍微感苦澀,說道:“這種事情,你瞞不過的。我用她的頭發來做了比對,事實證明,她就是我的女兒?!?/p>

雅真元頓時就沉默了下去。

她沒想到,這個秘密居然如此的脆弱,這般簡單就讓羅軍知道了真相。

雅真元無從否認,她有些惱羞成怒,道:“當初的事情,我已經諒解了你。你妻妾成群,也有兒子,就請你不要再惦記我的女兒。我們之間,毫無感情。當初也是你……想必你不會想讓小珞知道,她來到這個世界的原因是什么吧?”

羅軍頓時啞口無言。

“她對自己的父親有美好的憧憬,所以我不希望破壞她心中的這種想象?!毖耪嬖檔潰骸澳閿Ω靡膊幌肴帽鶉酥勒餳擄??”

羅軍沉默下去。

雅真元說道:“這件事情,你就爛在肚子里吧?!?/p>

羅軍馬上斬釘截鐵,說道:“不行!我自己的女兒,我必須認?!?/p>

雅真元不由怒了,道:“你憑什么?”

羅軍說道:“那的確不算是一件光彩的事情,雅真元,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很久。當初,我的憤怒已經平息,所以這些年里,我對你只有愧疚。但當初,你對我的侮辱,我并沒有忘記。其實你應該感謝當初你對我還有價值,所以我不能殺你。不然的話,你活不到現在?!?/p>

羅軍覺得很憋屈,這一刻,他也很是惱火。

雅真元其實也捫心自問過,也多方的了解過羅軍,當年的事情,她心里又怎會不清楚。所以事實上,她并不恨羅軍。甚至,很多時候,也有些感謝羅軍賜予了她這樣一個可愛懂事的女兒。

但,她希望女兒是她的,而不是羅軍的。

羅軍要來認女兒,她就有種珍寶被搶走的感覺。

“羅軍,過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也沒怪你?!毖耪嬖釵艘豢諂?,冷靜下來之后,沉聲說道:“但是我們母女這些年一直過的很安靜,寧靜,平靜。所以,我不希望你來打破這種寧靜,可以嗎?就當我請求你。如果你覺得當年我對你的侮辱,你還耿耿于懷,我也可以向你請罪,道歉!”

“你……”羅軍嚇了一跳。

他還真是有些不大習慣雅真元突然這般態度轉變,仿佛從一個高高在上的冷女人變成了弱女子一般。

他忙說道:“你……我……其實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只是,覺得我身為小珞的父親,對她從來沒有給過溫暖,和盡到一個當父親的責任?!?/p>

雅真元說道:“好,我理解你的心情了。但你能尊重我的決定嗎?我希望,你不要打破我和小珞之間的這種寧靜,可以嗎?”

羅軍感到痛苦,說道:“難道你想要讓我和她永不相認嗎?難道你不覺得,應該征求她的意見嗎?也許,你想要的寧靜,只是你單方面想要的呢?”

雅真元還未說話,羅軍繼續道:“我不是要跟你搶女兒,沒有人能搶走小珞?!?/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