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万特车:第兩千六百零三章 什么怪胎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怎么可能?!?/p>

一句天人五衰,四方瞬時嘩然,不知多少人起身,不乏大神通者,難以置信,都曾渡過那等劫,自認得是天人五衰。

“天人五衰乃進階圣人要渡的劫,渡不過此劫,便不可能進階圣人境,葉辰分明已到圣王境,怎又來的這等劫?!?/p>

“難不成,他進階圣人時,沒渡天人五衰?”

議論聲此起彼伏,連成一片海潮,所有人都望著臺上葉辰,神色有震驚也有詫異,圣王境才來天人五衰,啥情況。

此刻,莫說世人,強如華山真人、昆侖掌教,乃至散仙界的大魔,天界的大仙們,也都一臉的懵,太特么新鮮了。

神情最奇怪的,還是臺上的泰山神子,上下打量著葉辰,這個石頭精,未免太怪異,一個天人五衰,顛覆了法則。

“什么怪胎?!閉饉母鱟?,乃世人都想說的。

縱觀整個天界,圣王境才來天人五衰的,還真是頭一回見,而葉辰,也是破天荒的第一個,走的真不是尋常路。

“周天一脈出人才??!”司命星君嘖舌,這事兒若說給人王聽,那貨必定也驚異,周天的傳人,凈整些奇怪事。

“有意思?!崩ヂ卣平剔哿撕?,又坐回了原位。

“怎會如此?!被秸嬡肅?,神情錯愕,僅只葉辰一日破四境,卻不知這小石頭,越過了天人五衰,進階了圣人。

身側,華山仙子之神情,也足夠奇怪,華山真人不知,她自也不知,更莫說華山神女與神子了,都被驚了。

封!

嘈雜聲中,但聞葉辰一聲冷叱,強勢封了天人五衰,縱換了肉身,也躲不過這場劫,不止針對肉身,也針對元神。

能封天人五衰,看的世人又驚,太特么尿性了。

不過,劫數是封了,可葉辰的狀態,卻不怎么好,臉色依舊慘白,氣血消沉,氣息亦時強時弱,像是一個病秧子。

“留下道經,下臺去吧!”泰山神子淡道,瞥了一眼葉辰,滿目的睥睨之光,似是在說,吾僅一掌便能鎮壓你。

“話說的太滿,小心閃了腰子?!幣凍叫α?,愜意的扭動了脖子,他是受了傷不假,不在巔峰狀態也是真,但打泰山神子,還是綽綽有余的,縱剩一成戰力,一樣能打殘你。

“是你找死,莫怪我?!碧┥繳褡右簧浜?,一步踏碎乾坤,正面攻伐,一掌拍出了一片大世界,盡顯毀滅異象。

葉辰不語,只以最強大的攻伐回應,一棍橫掃,敲滅了大世界,身負重傷,依舊兇猛,手中鐵棒嗡嗡作響。

“鎮壓?!?/p>

泰山神子一語枯寂,已登臨天宵,見其體內一道道神芒爆射,各色的皆有,每一道神芒,都是一尊法器,銅爐、神鏡、仙劍、寶印....應有盡有,列滿了蒼天,足有上百之多。

遙望天宇,眾多法器如一顆顆星辰,閃爍著璀璨光輝。

它們,皆由泰山神子御動,齊齊綻放神威,氣勢連成一片,凌空壓下,威壓重如巍峨大岳,能瞬間碾死一尊圣王。

往日在諸天,若有這等景象,混沌鼎無需召喚,自個就跑出來了,一路撞過去,同階的法器,沒有哪個能扛住。

嗡!

葉辰抄起鐵棍,逆天沖了上去,一棍掄出,砸碎了一尊銅爐;翻手一掌,拍碎了一柄仙劍;璀璨的寶印,也難逃一劫,被他一腳踩成了碎片,晃眼的神鏡,也被一指洞穿。

磅!咔嚓!砰!哐當!

如這等聲響,漫天皆是,一尊尊法器,一尊接一尊的崩裂,法器的碎片,染著璨璨神輝,凌天墜落,畫面頗絢麗。

泰山神子臉色陰沉一分,單手結印,演化出了一輪驕陽,光輝普照世間,每一道光芒,都融著寂滅神威,懾人眼眸。

破!

葉辰淡道,道經化了神弓,帝蘊化了神箭,無仙火與天雷,一樣能動一箭隔世,主要是瞧見了太陽,就想射下來。

錚!

帝蘊神箭逆天而上,一箭洞穿了驕陽。

泰山神子悶哼,秘法被破,遭了反噬,真真小看了葉辰,身負重傷,竟還這般能打,還有這秘術,也極其的霸道。

“站的太高,未必是好事?!?/p>

葉辰的話語,響徹天地,以雙指并攏,遙指蒼穹。

登時,劍之錚鳴聲響起,億萬仙?;沒?,每一柄仙劍,皆融有他之道蘊,每一柄仙劍,都有寂滅神威,皆聽他的號令,逆天沖上,刺破了乾坤,數量之多,看客們頭皮發麻。

泰山神子凜然,當即舞動了仙劍,乃防御劍陣,金屬碰撞聲不絕于耳,有成片成片的仙劍炸裂,難傷他之仙軀。

這期間,葉辰踏上了九霄,尋了一處好地兒,還抽空噴了一口血,而后緊握了鐵棍,舉過了頭頂,施了八荒斬。

嗡!

以鐵棍施八荒斬,威力霸天絕地,雖無刀芒,卻有棍影,還未真正落下,蒼空已崩塌,乾坤也撐不住威壓,瞬時崩滅。

泰山神子冷哼,亦動仙法,乃一口虛幻的大鐘,嗡嗡顫動,有古老篆文刻畫,罩住了他之身形,以防御凌天一棍。

磅!

棍影與大鐘碰撞,擦出雪亮火花,棍影崩裂,大鐘亦炸毀,這還是葉辰手下留了情,不然,一棍便能打滅泰山神子。

縱如此,泰山神子也不好受,一口鮮血狂噴,一頭栽下了虛天,如一顆隕星,染著的血色光輝,在極盡湮滅。

轟!

伴著一聲轟隆起,戰臺多了一座深坑,看的四方人神色驚愣,一擊硬碰硬,以防御著稱的泰山神子,竟落了下風。

反觀葉辰,也好不到哪去,杵在半空,一手拎著鐵棍,一邊彎著腰,大口咳著鮮血,自然,這是他裝的,演戲嘛!

他之演技,一如既往的影帝級,騙過了所有人,一擊硬抗,不受點兒傷,著實說不過去,打了這個,后面還有大魚。

“該死,你當真該死?!?/p>

深坑中,泰山神子殺出,一飛沖天,臉色多了一抹陰狠和猙獰,眸中布滿血絲,染的雙目赤紅,他高高在上,竟連一個新晉的圣王都戰不過,且這個小圣王,還是在重傷的狀態,這意思便是說,葉辰若是在全盛狀態,他遠不是對手。

“來?!幣凍揭緩日鹛?,拎著鐵棍從天而下。

斗戰再起,轟聲不斷,兩人殺上了天穹,一東一西,再以秘術對轟,勾出了一副浩大的畫面,遮了浩宇乾坤。

“這小家伙,竟這般能打?!彬粵踹裥?,重傷狀態下,竟還能與泰山神子,戰的不分伯仲,這強的未免太嚇人。

“該是因帝蘊緣故?!迸D趺畔擄?,給了一個較為靠譜的猜測,有帝道神蘊助威,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好強的斗戰心境?!崩ヂ卣平糖徉?,看得出,葉辰是個斗戰的老手,他之攻伐,自帶一種神力,而這等斗戰心境,并非所有人都具備,也只跟超強之人戰過,才能刻入靈魂。

也便是說,這個新晉的小圣王,曾與至強級戰過,而這個至強級,在他看來,最弱也是準帝九重天,不會比他弱。

“究竟何種來歷?!崩ヂ卣平唐沉艘謊芻秸嬡?。

華山真人在觀戰,老眸總會在不經意間微瞇,葉辰渾身上下,都蒙著神秘色彩,莫說昆侖,連他這華山掌教也不知。

“身負重傷,用了我之肉身,竟還這般猛?!被繳衽襠?,又得重新評估葉辰了,又一次刷新震驚底線。

一側,華山神子的臉色,足可用猙獰來形容,巔峰狀態的他,打泰山神子,都得戰個半死,葉辰比他強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