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玛莎拉蒂莱万特没什么人买:第1372章 又一批緬甸蠱師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不過這種連接似乎只是單方面的,因為現在的情況是只有我可以聽到月塵在講話,月塵卻不能察覺到我的存在。

月塵明顯正在和其他的人一起,她身邊還有很多的嘈雜說話聲,我能從中分辨出陳夢雨、周琪琪等人都在,這就表明月塵至少沒有背叛我們其他的人,否則他們也不可能到現在還在一起了。

接著我又繼續朝著之前直升機群出現的天空位置掃了一圈,似乎所有的直升機現在都已經降落到地表開始執行任務了,空中并沒有看到任何的情況。另外,這些直升機群能順利上島而沒有遭遇任何抵抗,八成也是早有準備了,至少在對付島上能量這一方面他們已經提前做好準備工作了。

我開始繼續把注意力放在了月塵身上,并且我也讓其他的人都隨我一同停下腳步。

“怎么了?”芊芊有些奇怪地問道:“你是不是感覺到什么奇怪的東西了?”

我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如實說道:“我感應到月塵了!”

之所以沒有選擇隱瞞,是因為畢竟芊芊剛才本來就已經告訴過我們她的建議是要去跟“我的朋友”們匯合的,而且她對月靈又如此熟悉,所以月塵的存在她應該是已經知道的了,我再隱瞞下去也沒有什么意義了。

“是嗎?”芊芊果然一點都不意外地說道:“我倒是也很想見見她?!?/p>

我皺了皺眉,因為感覺這芊芊明顯是一副話里有話的樣子,當時月靈坑芊芊的目的就是為了月塵,我也不知道芊芊會不會因為這個原因而遷怒于月塵。

“可是我現在聽不太清楚他們的話……”我說道。

“你聽他們的話做什么?”芊芊問道。

“只有這樣才能確定他們的位置啊?!蔽宜檔?。

芊芊思索了一陣子,接著就見她點了點頭說道:“那你繼續努力?!?/p>

……

媽的,我本來是希望她能繼續輸送給我一些能量以便加強我和月塵之間的聯系,但是現在看來她根本就沒有這個打算。

另外,我也有點奇怪,為什么我現在明明已經離開了海底了,怎么還是沒法從附近吸收能量呢?難不成現在整個島上的情況都和海底一樣了嗎?

芊芊依舊沒有給我提供幫助的意思,我也只能憑借自己的努力繼續聆聽月塵那邊的響動。

他們現在應該是在快速奔跑著,因為我聽到周圍有很多的喘氣聲,而這也恰恰是我最不想聽到的,因為這樣一來就意味著他們的位置正處于不斷變化中,而且肯定還不是在海邊,這樣一來無疑就大大增加了我們的搜尋難度。

不過我在聆聽的時候也一直在和月靈、杜月還有芊芊朝著海邊繼續進發,因為我們既然沒法確定位置,那還不如先去海邊的輪渡停泊位置先看看情況再說。我們的人里都是生存經驗很豐富的人,我相信他們肯定會在離開的時候留下一些便于我搜尋的記號,以幫助我找到他們。

接下來我們一直到抵達海邊之后,也沒有再遇到其他的突發-情況,除了沿途的一些零散蠱物尸體外,我們也沒有看到更多的人類尸體。

不過我可沒有因為這一點而有絲毫的安心,因為我和月塵剛才所建立的那么一絲絲的清明夢連接很快就斷了,而且這個斷裂分明就是因為有其他能量干擾的緣故,我畢竟已經和很多的人建立過清明夢聯系了,這種區別還是能感覺出來的。

這個干擾的能量不可能是芊芊,因為我能明顯感覺出芊芊的能量在地面的影響力遠遠不如在海下基地的時候。

現在這島上的情況我已經有些摸不著頭腦了,因為不僅芊芊的能量沒有在這里大規模覆蓋,我甚至在島上連其他的能量也感覺不到了。之所以能確認這一點,就是因為我到現在也依然沒法通過外界來補充自己的能量,之前芊芊給我輸送的那一部分能量雖然效果拔群,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我總不能時時刻刻都指望她吧?而且芊芊肯定沒有盡全力給我輸送能量。

這倒不一定是因為芊芊沒有全力幫我,而是我覺得芊芊現在已經是強nu之末了,尤其是在她回到地面之后,我的這種感覺就越發強烈了。

我之前的猜測極有可能是正確的,這個芊芊遠不如我之前在海下基地中所認為的那么強大,至少現在的芊芊恐怕連保全自己都成問題,她現在跟著我們……明顯就是在為了自己考慮。

現在這島上既沒有大面積的能量覆蓋,芊芊也沒有從中作梗,那么剛才我和月塵之間的清明夢連接被莫名的能量中斷,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在控制能量對我和月塵之間的聯系進行了“精準打擊”。

難不成是剛剛直升機里頭的那幫人?似乎也不太像,因為這幫人的目的感覺相當明確,就是奔著那地下樓房去的,我甚至都懷疑他們知不知道我們也在這島上呢。

此時我們已經抵達了之前游蕩者俘虜停泊船只的地方,好在這里并沒有我之前想象的那種“腥風血雨”,地上甚至連半點打斗的痕跡都沒有。

不過這或許是因為這里壓根兒就沒人的緣故,因為那艘船已經不見了。

我回憶了一下自己剛才和月塵建立清明夢聯系時候所聽到的一些動靜,他們剛才明顯是在陸地跑動,而現在船又沒了,我就想到了他們應該是集體朝著另外一個點匯合去了,而且這個點必然也在海邊。

那這樣一來,我們只需要沿著海邊轉圈尋找就行了,雖然目標范圍還是很大,但也好過在島嶼內部穿梭,一來不安全,二來找到的難度也會大大增加。

我把這個想法和月靈、杜月還有芊芊都說了一遍,月靈和杜月依然是老樣子,兩人有芊芊在身邊,就好像是學生被班主任陪在身邊的感覺一樣,不敢多說話。芊芊卻是一副正兒八經的樣子思索了一番之后,這才點頭說道:“你分析的沒錯,我們現在的確應該沿著海邊走!”

我們就這樣沿著海邊開始快速行進起來,我們的方向就是對著之前最初登陸時候的那艘自己造的船只的停泊位置,走了大概有數百米的樣子,我便猛然看到前方的沙灘上出現了不少的船只殘骸碎片。

我嚇了一跳,以為這是游蕩者俘虜的那艘船被浪打散了,但是很快我就又從殘骸中看到了一些尸體和裝備,這些人無論從外貌還是裝備來看都不是我們的人,但他們也并非是美國人,因為都是亞洲臉孔。

最后我在這些尸體邊發現了一些裝有蠱蟲的盒子,這才反應過來這些人居然是緬甸蠱師!

不過這里的尸體雖然足有二三十具,但里邊卻沒有一個我見過的,所以可以排除掉是我們的人。

嗯……那會是哪里來的緬甸蠱師呢?難不成是新的一批?畢竟在東口省的剩余緬甸蠱師應該都已經死絕了才對。

感覺這島上似乎又變成了第二個東口省,各種各樣的人都想到這里來分一杯羹。

順著海面朝更遠的地方看去,并沒有發現更多的船只,我尋思著這支緬甸蠱師的隊伍如果不是全軍覆沒的話,就必然已經深-入到島嶼內部了,我現在只希望這些緬甸蠱師跟島上的其他人,比如伏都教或者剩余的桃源島人拼個你死我活才好。

此外,我們還順便檢查了一下這些緬甸蠱師的死因,發現基本上都是被槍炮打死的,但是卻也有個別的緬甸蠱師沒有明顯的外傷,很有可能依舊是被能量殺死的。

如此看來,攻擊他們的人主要手段是正常的火器,同時又輔助了一部分的能量,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幫人應該就是桃源島人了,也只有他們符合這樣的條件。

說起桃源島人,我便自然而然再度想起了丹拓,這家伙本身就是個緬甸人,怎么又會指揮桃源島人對自己的“同胞”痛下殺手呢?

檢查完畢尸體之后,我們還順帶拿了一些能用的武器,我們驚奇地發現這些緬甸蠱師身上居然還帶著能量槍和碎石槍呢,這倒是正好給我們補充了一下彈藥。

不過這些家伙既然都帶著這么完備的武器裝備,可居然連一個敵人都沒殺死,似乎也有點太遜了……當然,這也有可能是因為桃源島人在戰后將己方人員的尸體拖走了也說不定。

就在我們拿完裝備準備離開之際,我驚奇地發現自己第二次和月塵建立了聯系!

這次的聲音比上次就清晰許多了,除了月塵自己清楚的喘息聲之外,我還聽到趙有匡在大喊著讓大家不要驚慌,說丹拓這個家伙雖然跑了,但是只要大家團結一致,肯定能把他們一網打盡。

不得不說趙有匡在這個危急關頭所做出的抉擇還是讓我比較欣賞的,她不僅沒有落井下石,反倒還幫我們穩定了軍心呢。

但是換個角度想,或許這也和趙有匡除了我們就別無所有有關系……

再然后就是賀云松的聲音,他似乎正在詢問其他人有關巡邏隊的事情,感覺他們之前為了尋找我的蹤跡,應該是派出了幾支針對我的搜尋隊伍。

最后是白夜的聲音,他正和其他的人大聲說著什么,感覺是在調兵遣將的意思。之前我看到其他救世軍的死亡,還有點擔心白夜會不會也陣亡了……好在他現在還活著,聽聲音他的情緒還算穩定。

不過以上這些聲音都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是背景音!

我聽到了直升機螺旋槳轉動的聲音!

“我知道他們在哪里了!”我立馬說道:“他們在地下樓房!”

“你說那個被水淹沒的樓房嗎?”芊芊問道。

我急忙點了點頭。

點頭的同時,我還發現芊芊現在的樣子,或者說是她的形態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

原本的芊芊其實從外形看已經無限接近于真正的人了,但是她現在的身影卻顯得有些飄忽虛脫,仿佛隨時都會消失一般。

我以為這只是她的正常反應,所以也沒多問,而是繼續說道:“我剛才聽到了直升機的聲音!其他的直升機剛才都降落到島嶼中部的地下樓房了,所以他們肯定在那邊!”

“你剛才不還說他們肯定在海邊嗎?”芊芊說道。

“事情都是會隨時發生變化的嘛!”我說道:“說不定他們就是因為看到了直升機群這才臨時決定去那邊探個究竟的!他們很可能以為我也在那邊呢!”

“哦……”芊芊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點了點頭,接著我就看到她眉頭一皺,似乎也發現自己的問題了,然后她居然沖著我說道:“快!對我開一槍!”

“???”我有點發懵,以為自己聽錯了,但是接著就見芊芊用更大的聲音喊道:“快!用你剛才繳獲的能量武器打我一槍!”

我還沒反應過來呢,就見我身旁的月靈突然抬槍對著芊芊身上就扣下了扳-機,一道白光砸在芊芊的虛影上,只見這白光瞬間就和芊芊的虛影糾-纏在了一起,過了大概十幾秒的時間,芊芊的形體便又重新變得和正常人一樣了。

“呼……呼……”芊芊居然還喘息了幾口。

接著芊芊又轉頭看了一眼月靈,與此同時我發現月靈的神色也終于從之前罕見的畏畏縮縮恢復了正常。

只聽月靈冷冷地說道:“不客氣?!?/p>

“呵呵?!避奮防湫α艘簧?,并沒有對月靈多說什么,而是轉頭對我說道:“這島上現在情況復雜,尋常的能量手段恐怕起不了作用,如果你實在缺少能量……或許可以從這些能量武器中進行汲取……”

我擦……

我這才明白了剛才芊芊讓我開槍的真實意圖,然而我以前可是用能量武器殺傷過怨念靈體的,這玩意兒打在芊芊身上居然沒事?

唯一的解釋就是芊芊并非普通的怨念靈體了。

此時我和月塵之間的清明夢聯系變得有些微弱了,于是我也立馬對著自己身上來了一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