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宴和莱万特: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難舍之情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荒野上,霧氣淡淡。

卻見一道又一道人影,穿過霧氣走來,有男有女,有老也有少,或肩抗鋤頭,或背著木柴,或蹦跳玩耍,或低頭疾行,或是腳步彷徨。

竟是一群凡俗中人。

而那老者、婦人,或壯年、孩童的衣著裝扮,與盧洲相仿,分明就是一群來自盧洲的山民……

目睹著突如其來的狀況,不僅是萬圣子、鬼赤,無咎也是詫異不已。

他經歷了太多的秘境幻象,也遇見無數的兇猛怪獸,卻從未遇見過如此一群相貌質樸,且沒有修為的凡人。

而既為幻象,必有古怪。

“鬼兄……”

便于此時,萬圣子在身后呼喚。

無咎回頭看去。

萬圣子安然無恙,而鬼赤卻癡癡盯著前方,仿若身不由己,竟然抬腳走了過去。

無咎詫異道:“老赤,鬼赤巫老……”

鬼赤的腳下一頓,似乎驚醒過來,卻面皮抽搐,很是痛苦的模樣。

萬圣子難以置信道:“鬼兄中了幻象之惑……”

鬼赤擺了擺手,示意無妨, 而他依然看向前方,看向霧氣中的一個中年婦人。

那婦人三十出頭,破衣爛衫,形容憔悴,背著行囊,拄著木棍,手中拉扯一個五、六歲的孩童。許是饑餓,孩童啼哭不已。婦人束手無策,跪在地上,伸手乞討,卻沒人理會。母子相擁垂淚,情景凄慘……

鬼赤看到此處,禁不住又抬起腳步。

萬圣子忙道:“鬼兄,幻象而已……”

鬼赤再次止步。

“哎呀,鬼兄乃是得道高人,怎會也被幻象蒙蔽雙眼!”

萬圣子搖頭感嘆。

淺而易見,那霧氣中的人影,以及乞討的母子,均為禁制幻象所化,并非真實的存在。所幸鬼赤停下腳步,否則后果難料。不過,一位鬼族高人,素來喜怒不形于色,今日卻一反常態。

“若是換成你老萬,只怕更為的不堪!”

無咎輕聲道。

“哼,老萬出身妖族,沒有紅塵羈絆,何來迷失于假象之說?”

萬圣子很是不屑。

“拭目以待?!?/p>

“依你說來,你我亦將有所遭遇?”

“或許難以幸免……”

“不怕……”

說話之間,那對母子已站起身來,隨著人群遠去。而她離去之時,忽然回頭觀望。鬼赤就站在二三十丈外,一切看得清楚。恰好四目相對,他的身子微微顫抖。而婦人一步三回頭,猶自面帶淚痕而依依不舍的模樣。他只想抬腳追趕,卻又苦苦忍耐,遂即慢慢跪下雙膝,竟然伏地跪拜。

“哎呀,幻象而已,不當真的……”

萬圣子感慨唏噓。

轉瞬之間,母子倆隨著人群消失在霧氣之中。

鬼赤緩緩起身,自言自語道:“天地幻象,難惑心神,而爹娘至親,亦至真……”

天大地大,不如爹娘的恩情大。縱使一位殺戮無情的鬼族高人,也忘不了他的爹娘。

“老萬不知爹娘是誰,呵呵!”

萬圣子與無咎笑了笑,笑得很輕松。他也游歷過紅塵,懂得人性的七情六欲。而經歷的愈多,參悟境界的痛苦愈多。若是不知道爹娘的存在,

豈非少了情懷的牽扯?

“有勞兩位等候!”

鬼赤轉過身來,陰森淡漠的臉色一如既往。他拱了拱手,然后默默的往前走去。

三道人影,繼續尋覓而行。

而原本空曠的荒野,漸漸到了盡頭。

只見前方有高山聳立,林木茂盛,飛禽盤旋,野獸出沒……

“咦,此地與我萬圣島極為仿佛!”

萬圣子面露驚喜之色。

一道峽谷,橫穿高山而去。趨近觀望,可見峽谷之中,草木青青,鳥語花香,別有一番天地。

情不自禁之下,萬圣子加快腳步。

卻聽某人道:“禁制幻象,豈能當真!”

萬圣子在峽谷的十余丈外停了下來,滿不在乎道:“嗯,老萬只是飽飽眼福罷了!”

他打量著峽谷中的美景,滿是皺紋的臉上帶著幾分癡迷的神色。他當然知道高山峽谷均為幻象所化,卻還是想著多看兩眼,借機回味著萬圣島的風光,以及那多彩斑斕的歲月。

無咎則是左右張望,留意著遠近的動靜。鬼赤站在他的身旁,傳音道——

“此地的禁制,看似尋常,卻別有深意,暗藏殺機……”

“哦?”

“三道險關的第一關,天雷滾滾,第二關,獸魂兇猛,如今這第三關,以凡俗幻象,勾動人性,稍有不慎,便將陷入其中而難以自拔??!”

“天、地、人……”

“嗯,便是天地人三關,換作常人,早已葬身于天雷與兇獸的狂攻之下,縱有僥幸者,精疲力竭之時,又陷入幻象誘惑,結果可想而知?!?/p>

“你我并非常人?!?/p>

“也許區丁與畢節失算了。不過,赤某修行至今,境界尚有不足,奈何……”

“為人者,誰沒有難舍之情、難言之痛呢?!?/p>

“莫非你也忘不了爹娘?”

“豈止爹娘……”

無咎搖了搖頭,欲言又止。

從前初踏仙道的時候,聽到的是存天理、滅人欲的告誡。他嗤之以鼻,我行我素,數十年過去,竟也修至天仙。而遇到的一群伙伴,亦同為性情中人??杉辰緄男蕹?,在于參悟天道,超脫自我,而非滅絕人性。故而,他始終以俗人自居。他忘不了靈霞山,忘不了紅塵谷,忘不了他曾經的夢想,還有那滿城的星雨落花……

“萬兄——”

無咎收斂心緒,循聲看去。

只見前方峽谷的峭壁上,突然風聲大作、煙塵彌漫。緊接著冒出一頭蛟龍與一頭白猿,相互纏斗。而白猿雖然兇猛,卻體力不支,稍有不慎,滾落山崖。蛟龍猛撲過去,便要結果它的性命。不料又一頭白猿出現在峭壁上,隨即飛躍而起,抓住蛟龍的脖頸便用力撕咬,隨即雙雙掙脫不開,一同墜下半空……

“不——”

便于此時,有人慘呼一聲。竟是萬圣子,火燒火燎般的沖向峽谷。

鬼赤阻攔不及,忙道:“無咎……”

無咎已離地躥起,飛身追趕。

這個老萬,明知幻象虛假,偏偏添亂,一旦峽谷中藏著陷阱,他無異于自投羅網。

而萬圣子跑的飛快。

轉瞬之間,無咎與鬼赤跟著他沖入峽谷。

而兩頭白猿與蛟龍,皆已消失無蹤。

萬圣子

適時驚醒,收住腳步,猶自左右張望,神色迷亂。

無咎與鬼赤隨后趕到,便要催促他原路撤回,卻不見了來時的谷口,也沒了天光明媚與鳥語花香,只有一道荒涼的峽谷通往前方的幽暗深處。

淺而易見,峽谷為禁制之地。如今已闖入其中,頓時多了幾分兇險。

“老萬……”

無咎走到萬圣子的身旁。

峽谷寬達百丈,兩側的峭壁直插天穹。如今已別無他途,只有往前的一條路。

“啊……”

萬圣子如夢初醒,回過頭來。

“你二人跟來作甚?”

他已恢復常態,唯有兩眼中的血色未褪。

無咎的嘴角含笑,調侃道:“老萬啊,想不到你老人家也有一段傷情的往事?!?/p>

鬼赤隨后分說道:“我二人怕你遇險,故而跟來……”

“唉,那是我自幼的玩伴,為了救我,慘死在青蛟的利爪之下。之后我苦修千年,誅殺了那頭惡蛟,從而成為萬圣島之主!”

萬圣子的神情有些低落,而不過瞬間,又瞪起雙眼,叱問道:“卻不知你深陷幻象其中,又將如何?”

“這個……誰知道呢?!?/p>

無咎的實話實說,卻被萬圣子當成挑釁。

“哼,我老萬也拭目以待?!?/p>

“老萬,記仇呢!”

“那是當然……”

“兩位……”

三人循著峽谷,繼續往前。

而萬圣子遭遇了一場虛驚之后,似乎是難以忘懷,時不時的回頭觀望,卻再也找不回曾經的景象,哪怕是虛幻、或是誘惑……

不知不覺,半個時辰過去。

峽谷依然幽暗,沒有盡頭。

“哎呀,這般行走,何時方能脫困?”

萬圣子焦躁起來,嚷嚷道:“無先生,何不施展你的神弓,射它個十箭八箭,或許破了禁制也未可知!”

無咎沒有理會。

萬圣子無可奈何,又無處發泄,恰見有碎石擋路,他飛起一腳踢了出去。

鬼赤急忙提醒道:“萬兄,不可莽撞……”

峽谷之中,遍布禁制,稍有大意,便會惹來麻煩。

碎石已飛出數十丈遠,“砰”的擊中峽谷的峭壁。

萬圣子攤開雙手,示意無妨。

誰料轉瞬之間,峽谷中平地卷來一陣霧氣。不消片刻,詭異的霧氣之中走出兩道人影,竟是兩位老者,一個相貌清癯,大袖飄飄,一個神態威嚴,步履生風……

萬圣子微微錯愕,又不以為然道:“禁制幻象而已,且視而不見、置之不理,便沒有大礙,咦……”

他話音未落,有人往前走去。

“小子,你干什么……”

而無咎沒有回頭,顯得頗為急切,并連連招手,驚喜出聲——

“哈哈,祁老道、太虛……”

兩位老者竟也直直走了過來,并舉手響應——

“無咎……”

明明是幻象啊,而幻象怎會說話?

萬圣子瞠目難耐,扭頭看向鬼赤。

而鬼赤更是詫然不已,急忙喊道:“無咎,小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