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马莱万特直播:第兩千三百三十章 破而后立(終章)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被仇恨的怒火吞噬心智,這用在一般的修煉者身上,那就是通常所說走火入魔。

本來修為到了李木這等境界,他即便是走火也不可能入魔,因為他的心神意志,遠不是一般修煉者能比擬的。

但親眼目睹了自己的父母、兒女、弟子、兄弟、朋友等人的隕落,李木的心神徹底失守了。

他雙目之中燃起了兩團深紫色的火光,緊接著一股渾厚的鴻蒙混沌本源氣息,自其體內震蕩而開,剎那間便將束縛住他的那些彩色鎖鏈,全都震成了齏粉。

“?。。?!”

仰頭一聲狂嘯,李木體內的本源劇烈燃燒了起來,他仿若一尊來自地獄的魔神,身上散發著滔天的殺意。

手持彩色屠刀,李木自虛空漫步,一步步朝著天空中的太荒走了過去。

他的腳每一次落地,整個太荒的諸天萬界便跟著劇烈抖動一下,如此大的聲勢,讓原本還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的太荒徹底變了臉色。

“居然燃燒體內本源增強實力,哼,即便如此,你也殺不了我,大不了戰后封天百萬年,慢慢恢復元氣便是!”

看著直奔自己而來的李木,太荒咬牙切齒的冷哼了一句,他神念一動,九天混沌印化為一道殘影,朝著李木再次砸落了過去,同時他手中靈光匯聚,一桿表面烙印有三千大道符印的黑色長矛出現在了他手中。

黑色長矛由里到外彌漫著一股天道本源之氣,這股本源之力,隔著界面都能讓太荒諸天萬界的生靈心神顫抖,仿若天要塌了一般。

“天道之矛,殺??!”

戰意高昂的沖著李木一聲怒吼,太荒手持長矛,緊隨九天混沌印朝著李木殺了過去。

“逆天十三式,殺破天!”

面對太荒迎頭落下的攻擊,李木手中屠刀舞動如風,一連斬出了十三道璀璨刀芒,攜摧枯拉朽之勢,接連斬擊在了九天混沌印之上。

沒有任何懸念,在李木燃燒本源增強了戰力的情況下,之前對他來說,還堅不可摧的九天混沌印,被他斬出的刀芒,一個照面便斬爆了開來。

隨著九天混沌印的破碎,李木一個閃身,直接橫移到了太荒身前,揮刀便朝著太荒劈砍了過去,動作看上去簡單且粗暴。

面對李木的攻擊,太荒也沒有立在原地等死,他手中天道之矛烏光流淌,直接擋下了李木彩色屠刀的一擊。

就在李木的屠刀和天道之矛相交的瞬間,一股堪稱毀滅性的法則余波,自兩人之間橫掃擴散了出去,直接便將他們兩人所在的這個界面,沖擊的四分五裂了開來。

隨著界面的破碎,李木和太荒同時沒入了黑暗的虛無世界之中,兩人并沒有受到環境變化的影響,一人揮刀,一人持矛,相互糾纏激戰在了一起。

雖然沒入了虛無世界,但李木和太荒的修為太強大了,其戰斗余波,自虛無世界深處,不斷蕩漾席卷擴散而開,深深的影響到了太荒所有的界面。

不論界面大小,不論距離的遠近,在李木和太荒交戰的過程中,太荒所有的界面全都發生了或大或小的變故。

像一些離李木兩人戰團較近的界面,比如殘界,比如九重天,在李木兩人大戰的波及下直接崩潰,或是四分五裂,或是化為飛灰。

離得較遠一點的界面,雖然不至于界面崩潰,但大多也是山河破碎,動蕩不安。

最為主要的是,李木和太荒兩人的戰斗所在地,并非一成不變,兩人邊打邊走,自虛無世界深處,打到了更深處,一路上也不知道毀掉了多少界面,葬送了多少生靈的性命。

時間一晃便是三天三夜。

隨著毀掉的界面越來越多,死的人越來越多,太荒身上再次多出了一股渾厚的因果之力,他的容貌變成了五十多歲的模樣,兩鬢已然斑白。

在打斗中波及到的無辜生命,這對太荒也是有影響的,雖然李木要分攤一半的因果,但因果之力對李木的影響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受影響最大的是太荒。

“九天混沌神雷,滅殺??!”

手中天道之矛隔空一揮,數萬道混沌雷柱自黑暗的虛無世界各處洶涌而出,帶著如天塌一般的恐怖氣勢,朝著李木合圍轟炸了過去。

面對混沌神雷的攻擊,李木渾然無懼,他任由眾多混沌雷柱轟在了身上,同時催動吞噬法則,將自己的身體化為了一個無底洞,所有擊中他的混沌雷柱,全都被其吸收吞噬入了體內。

“小子,我看你的本源還能燃燒到幾時!”

見自己的攻擊被李木瓦解,太荒氣的咬牙切齒,再次朝著李木沖殺了過去,隨后兩人近身激戰在了一起。

這一戰,又是半個月。

在長時間燃燒本源力戰太荒之下,李木眼中的紫色火光已然接近熄滅的狀態了。

而太荒因為在這半個月內,和李木戰斗的余波又毀了不知道多少界面,帶走了多少人的性命,他身上因果之力濃郁到了極致,已經從看上去五十多歲的模樣,變成了一個身形佝僂的垂暮老者。

“哈哈哈哈,李木,你的本源已經燃燒殆盡了,這一戰...我才是最終的勝利者!”

看著因為本源燃燒殆盡,而身上氣息衰退的李木,太荒面露得意的狂笑道。

燃燒本源和消耗本源不同,燃燒本源附帶著修煉者的壽元以及精血,也會跟著燃燒,這是很難被逆轉的,就像服下九轉血魂丹的心傲雪一樣,當本源燃燒殆盡,自己也就化為飛灰了。

本來以李木的修為,即便是燃燒本源,只要時間不長本源燃燒的不多,以他的修為,也就只是虧損一些元氣罷了,花點時間就能彌補回來。

可一連大半個月的持續燃燒本源,這讓李木根本沒有了恢復的機會。

“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我拼盡全力,甚至不惜搭上了自己的命,也終究無法逆天...”

臉色慘白的看著頭頂上方的黑暗虛空,李木面露不甘的自言自語道。

李木的不甘,并不是因為搭上了自己的命,而是因為天庭和萬界盟死去的那些人,等于白白犧牲了。

李木在戰前,不是沒有想過最壞的結果,在他看來,最壞的結果,無非是自己和所有人一起,和太荒同歸于盡。

但依眼下的情形來看,自己一方眾人的隕落,即便是再加上自己,似乎也不足以滅殺太荒。

燃燒本源和太荒大戰,順帶著毀掉一些界面和生靈,好讓太荒因果纏身而死,這是李木最后的辦法,不過他沒想到,自己還是失算了。

“李木,不得不說你是個強硬的對手,但天道就是天道,你剛剛說人算不如天算,我就是天,你怎么可能算計得過我呢?!?/p>

“安心的上路吧,你放心,即便數千萬年過去后世人將你們遺忘了,我也會記住你的,因為你是自我誕生意識以來,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差點讓我沒命的人!”

沖著李木似笑非笑的說了一句,太荒身形一動,直接逼近到了李木身前,并且抬手一矛,貫穿了李木的丹田,將他體內已經幾近干涸的本源,絞得粉碎。

本源的破碎,讓李木這么多年以來再次感受到了死亡的臨近,他看著身前面露獰笑的太荒,再回想起自己的父母、兒女、親人、朋友和天庭大軍悍不畏死被殺的畫面,一股極度不屈的意志,充斥滿了他的腦海。

“給我爆?。?!”

不等自己的意識徹底消散,李木突然張口一聲怒喝,剎那之間,他手中的彩色屠刀,以及他體內的東皇鐘等四寶,甚至就連他的元神肉身以及領域空間,也在這一刻,全都自爆了開來。

隨著李木自爆了身上一切能自爆的,他的整個身體頓時化為了一股不弱的能量氣浪,沖擊在了他身前的太荒身上。

雖然這已經是李木最強的臨死反撲了,不過很可惜,他最強大的本源已經被絞碎,即便他自爆了一切,所造成的能量沖擊,也依舊沒能滅掉太荒,只是將太荒逼的向后退出了幾步而已。

“終于結束了!”

隨著李木的自爆,已經蒼老不堪的太荒長松了口氣,正當他準備轉身離去之際,突然,一顆灰綠色的珠子,憑空凝現在了他身前。

這是一顆雞蛋大小的灰綠色珠子,看上去古樸無華,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不過它剛一出現在太荒身前,太荒便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險氣息,這種感覺,即便他在面對巔峰時期的李木時,也不曾產生過。

感受到了威脅,太荒的第一反應,便是朝著后方退去,想拉開和灰綠色珠子之間的距離。

然而讓太荒怎么也沒想到的是,他才剛一生起后退的心思,灰綠色珠子內便涌出了一股強大的吸力,將他的身體死死的吸住了。

非但如此,太荒發現自己體內的本源,正在飛速流逝,全都被吸入了灰綠色珠子之中。

“不??!不?。。?!”

恐懼的尖叫聲不絕于耳,隨著體內本源的流逝,太荒拼命的掙扎反抗了起來,甚至不惜將自己體內強大的天道法則之力,全力激發了出來,企圖掙脫束縛。

雖然太荒已經盡全力了,但灰綠色珠子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即便太荒全力激發的天道法則之力,也同樣被灰綠色珠子吸收了進去。

經過和李木的一番混戰,太荒本就已經損耗了不少元氣,再加上因果之力纏身,他早已不在巔峰。

前后不過十來個呼吸的時間,太荒體內的本源便被灰綠色珠子吸收了個干凈。

而隨著本源徹底被吸收一空,太荒那蒼老的軀體,直接化為了飛灰,徹底消散在了黑暗的虛無世界之中。

就在太荒消散的瞬間,太荒諸天萬界的所有生靈,全都感受到了天地之間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異樣變化。

這種變化讓人身心舒坦,十分的享受,就好像一塊一直以來壓、在心頭的巨石,突然消失不見了一般。

非但如此,在同一時間,太荒諸天萬界的元靈之氣噴涌如泉,以前一些因資源貧瘠,不適合修煉的界面,全都充斥滿了濃郁的元靈之氣。

至于那些本就適合修煉的界面,則變成了一處處修煉圣地,這樣喜人的變化,讓諸天萬界的所有修煉者皆歡呼不已。

......

天庭某座仙殿之中,一座巨型金色神龕的供臺前,冷傾城、蕭雅、許如青三女并排而立。

看著巨型神龕上,基本上已經全碎了的元神牌位,冷傾城三女皆眼含熱淚。

此刻在神龕上,僅剩下最上首位置屬于李木的那個元神牌位沒有碎,而那些已經碎裂的元神牌位,全是跟隨李木出征殘界的那些天庭高層的。

“天道太荒明明已經不在了,諸天萬界也全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為什么夫君還不回來?!?/p>

擦了一把眼角的淚痕,許如青語氣低沉的說道。

此刻距離天道氣息消失,諸天萬界元靈之氣噴涌如泉,已經過去了大半個月,但李木卻一直未歸。

對李木和太荒大戰的結果,沒有人知道,因為李木和太荒的戰場在虛無世界深處。

之所以自信李木還沒有死,那是因為李木留下的元神牌位還在。

這些天許如青三人一直守候在這神龕供臺之前,一步也未曾離開,就是為了等候李木的歸來,同時也怕李木的元神牌位突然碎裂,只可惜一直也沒有結果。

“放心吧,他一定會回來的,一定!”

一向話少的冷傾城語氣堅定的說道。

“師姐,你修為是我們三人中最強的,能不能根據這元神牌位,找到夫君的所在位置啊,哪怕只是大概位置也好啊?!?/p>

許如青面露擔憂的開口問道。

“沒有辦法找到,能找的話我早就找了?!?/p>

冷傾城搖了搖頭。

“他會回來的,不只是他會回來,他還會帶著我們的孩子一起回來...”

“我相信他...我相信他不會忍心丟下我們,他驚才絕艷,蓋代無敵,沒有什么人能阻擋住他回家的腳步,我們只要在家里等著他回來就是了...”

蕭雅語氣堅定的喃喃自語道,這讓一側的冷傾城和許如青兩人聞言,皆忍不住一陣黯然神傷。

在冷傾城和許如青兩人看來,李木能不能回來且不說,但李安晴和李天明兩人,恐怕是回不來了。

......

對自己元神自爆后,諸天萬界所發生的一切,李木毫不知情。

他元神自爆后,只感覺意識一陣模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漸漸地恢復了意識。

隨著意識的恢復,李木發現自己已經處在了一片虛無的混沌世界。

此刻的他已經沒有了肉身,只剩下一道模糊的人形元神,飄蕩在這片黑暗的混沌世界之中,至于他的那些法寶,包括悟道古仙樹在內,全都已經不在了。

這片混沌世界廣袤無邊,給李木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這是什么地方?”

四處打量了一眼,李木試著將自己的靈識擴散出去,想仔細查探一番這莫名的混沌世界究竟是何地,為什么自己會有種熟悉的感覺。

然而讓李木沒想到的是,他腦海中才剛剛生起這個念頭,整個混沌世界的全貌便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怎么會這樣,這竟然是一顆珠子!”

隨著眼前這方世界的全貌浮現在眼前,李木發現自己此刻正處在一顆灰綠色的珠子內。

這顆灰綠色珠子,不過雞蛋大小,但其內卻另有乾坤,這個乾坤便是這一方真正的混沌世界。

“這莫非是一件空間至寶?可是這也不對啊,即便是再高階的空間法寶,其內的空間也是有限的,可這珠子內的空間,怎么會如此之大,這簡直無邊無際?!?/p>

李木百思不得其解的喃喃自語道。

空間類的法寶,李木不是沒有見過,恰恰相反他還見過很多。

但能擁有眼前這么大一片空間的空間法寶,李木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都可以和他的領域空間媲美了。

不同的是,他的領域空間內已經開辟出了山川大地日月星辰,可他眼下所處的這個世界,卻是一片混沌,除了混沌之氣外,什么也沒有。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玄之又玄,眾妙之門?!?/p>

正當李木大感疑惑之際,一道讓他熟悉的聲音,自虛空中傳蕩了出來,緊接著半空中黑白兩色之光一閃,一個身穿道袍,頭發全白的老道,憑空凝現了出來。

“你是...你是太上前輩?。?!”

一見到眼前這白發老者,李木一眼便認了出來,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他曾經在太玄宗禁、地萬靈道境之中,見到的太上道尊分神。

“無量天尊,李木,咱們又見面了?!?/p>

沖著李木打了個稽首,太上面露和藹的笑道。

“前輩如何會在此處,這又是什么地方?”

沖著太上回了一禮,李木疑惑的問道。

“這是一方獨立于諸天萬界之外的世界,就在你自己的體內,你沒感受出來嗎?”太上笑道。

“獨立于諸天萬界之外...就在我體內...前輩所言該不會是我的領域空間吧!”

李木滿臉愕然道。

太上點了點頭:“不錯,這就是你的領域空間,自爆后的領域空間?!?/p>

“可這不對啊,我的領域空間我再熟悉不過了,此地一片混沌,和我所開辟的領域空間大相徑庭,甚至可以說根本不一樣,這怎么會是我的領域空間呢?!?/p>

“還有,我剛剛感應到,這個混沌時世界,是在一顆灰綠色的珠子內,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木還是很疑惑。

“你這么聰明,我就不相信你一點兒都沒想到,你所看到的珠子,就是我仙界十大混沌至寶的混沌珠,你現在就處在混沌珠之內?!?/p>

“你自爆一切,企圖和太荒同歸于盡,正好破而后立,得到了混沌珠的認可,和它融為了一體,現在的你就是混沌珠,混沌珠就是你?!?/p>

太上面露淺笑的解釋道。

“混沌珠就是我?我就是混沌珠?我怎么可能和混沌珠融為一體呢,我從來沒有見過此珠,更沒有得到過此珠,就連對它的了解,還是不久前在鴻鈞道人口中得知的?!?/p>

李木在愣了愣神后,滿臉不可置信的說道。

“我從來不打誑語,我說你是,你就是?!?/p>

“混沌珠游離萬界,同樣也能演化萬物,當年那萬靈道境和萬道熔爐便是混沌珠演化出來的?!?/p>

“既然話都說到這里了,那我便將一切全都告訴你吧?!?/p>

“混沌珠本是我師尊鴻鈞道人,自仙界開辟天地后所得之物,但這混沌珠自有靈性,即便是我師尊,也無法讓其認主,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更無法將之煉化為己用?!?/p>

“因為無法煉化,我師尊后來便將此寶傳給了我,希望我能煉化此寶并且得到它的認可?!?/p>

“這混沌珠的來歷,你應該也知曉了,它是唯一一件可以游離諸天萬界,不受界面法則之力影響的至寶,而且還可以吞噬界面法則為己用?!?/p>

“唉,可惜啊,我雖然有大毅力,但此寶的靈性過于強大,我耗費了數千萬年,都無法讓其認我為主?!?/p>

“至于煉化它就更別說了,這混沌珠內自成一方世界,要想煉化它,就等于要煉化一個世界,而且還是一個和仙界不相上下的鴻蒙混沌世界,以我仙尊巔峰境界的修為,根本做不到?!?/p>

“后來的事情你應該也清楚,仙界天道洪荒產生了私欲,它打上了混沌珠的主意,在我師尊的授意下,我便帶著它離開了仙界,同時還放出了風聲,說混沌珠誕生了靈智,是自主離開仙界的?!?/p>

太上仔細的和李木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不過還是不對啊,你不是沒有煉化混沌珠嘛,那你怎么可能跟著混沌珠來太荒界呢,莫非你已經不受界面法則的壓制了?”

李木眼露精光問道。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你是想說,我既然能通過混沌珠來這太荒界,以我的修為,要拿下太荒肯定是不成問題的對不對?”

太上笑著問道。

李木激動的點了點頭:“對啊,我就是這個意思,你可是大名鼎鼎的道門始祖之一啊,仙尊級別的人物,要捏死太荒,還不和捏死只螻蟻一般容易?!?/p>

“你錯了,我之所以能來你太荒界,的確是借助混沌珠之力,但我并非本尊降臨,而是以一縷弱小的分神寄附在混沌珠之內,這才能避開界面法則來你太荒界的?!?/p>

“我得到混沌珠后,參悟了數千萬年,也就只能做到寄附一縷分神入混沌珠內,并且簡單的操控混沌珠罷了,至于用它對付天道太荒,那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p>

“我分神離開仙界,是師尊授意的,他希望我在下界蕓蕓眾生中,尋找一個能和混沌珠融為一體的人,也就是能讓混沌珠認主之人?!?/p>

“在來太荒界之前,我已經去過很多和你太荒界同級的界面了,一直想找到一個可以讓混沌珠自動認主的人,只可惜我找了很多萬年,都沒能找到合適的人,好在最后師尊的分、身鴻蒙道人找上了我?!?/p>

“師尊說,既然找不到能讓混沌珠認主之人,索性我們不如給它創造一個主人出來?!?/p>

“于是乎,我就創立了太玄宗,后來便有了太玄宗的萬靈道境,有了萬道熔爐,但凡是有機緣進入萬靈道境者,我都會給他一次融合萬道的機會?!?/p>

“因為只有能融合萬道的人,才能往領悟混沌本源法則這條路上走,而只有領悟了混沌本源法則,才能融合鴻蒙法則?!?/p>

太荒說到此處下意識停頓了下來,同時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李木。

“我明白了,混沌珠應該就是在鴻蒙道人將他的鴻蒙本源交給我的時候,一并融入我體內的對吧!”

腦海中思緒萬千,李木在仔細回想了片刻后,恍然大悟道。

“不錯,說實話,這么多萬年以來,曾有不少人進入過太玄宗的萬靈道境,比如北斗武皇葬天、穹蒼大帝等人?!?/p>

“但他們最終所走出來道,還是不如你完美,因為就連我和我師尊都沒想到,你居然能得到這太荒界開天辟地之源的悟道古仙樹,并且將之與自己融為了一體?!?/p>

“若不是看你走到了那一步,師尊的分、身鴻蒙道人,又怎么會自甘坐化,將體內的鴻蒙本源讓給你呢?!?/p>

太上笑著解釋道。

“感情這一切都在你們的算計之中啊,那你們就這么肯定,最終我能得到混沌珠的認可?”

李木似笑非笑的問道。

“嗯...實話實說,我們還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最多也就三成,因為我們也不知道,這樣給混沌珠創造一個主人的方法對不對?!?/p>

“混沌珠的本源其實就是鴻蒙混沌之力,若一個領悟出了鴻蒙混沌本源之人,也無法得到它的認可,那我們是真沒有辦法了?!?/p>

“這個想法是我師尊提出來的,他所主修的也是鴻蒙混沌本源法則,不過他在這之前已經融合了極品混沌至寶創世青蓮,因為混沌至寶相互不容,所以他無法再煉化混沌珠了?!?/p>

太上苦笑著說道。

“你師尊也真是的,為了仙界的安危,他就不知道暫時放棄那什么創世青蓮嘛,融合了混沌珠先將天道洪荒抓回去再說嘛,又何必鬧出這么多麻煩呢?!?/p>

李木忍不住撇了撇嘴道。

“唉,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這么簡單的,我師尊之所以能融身天道,維持仙界的平衡,就是靠的創世青蓮之力,一旦他放棄了創世青蓮,后果更加不堪設想?!?/p>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想著讓我煉化混沌珠,為此我還放棄了,我原本的混沌至寶太極圖數千萬年呢?!?/p>

“誰知道放棄了太極圖,我還是無法融合混沌珠,這才迫不得已來下界尋找機緣?!?/p>

“好在眼下一切全都平定了,就只需要你以混沌珠之力去仙界一趟,帶領我仙界眾強,殺入神界迎回天道即可?!?/p>

太上面露欣慰的說道。

“你說的也太輕松了吧,太荒還沒有解決呢,你就說到仙界去了,不將太荒解決,你們仙界的人如何下界,不下界的話,又怎么殺入神界呢?!?/p>

李木忍不住撇了撇嘴道。

“哈哈,這些你就不需要操心了,太荒已經死了,你與混沌珠融合的時候,他正好就在附近,他被混沌珠活生生吸盡了本源,早就已經化為飛灰了?!?/p>

“另外你已經融合了混沌珠,我仙界之人根本不需要再通過飛仙臺來你太荒界了,因為你可以直接以混沌珠無視界面法則的能力,帶著我們仙界大軍從仙界殺入神界?!?/p>

太上不以為意道。

“有這么厲害?我怎么沒覺得,怪不得當日鴻鈞道人下界和我說什么他有辦法殺入神界,又神秘兮兮的不肯將具體的辦法說出來,原來他早就料到了這一切?!?/p>

李木苦澀的搖了搖頭道,他現在總算明白了當日鴻鈞道人所謂的不可說,究竟是為什么了。

因為對方當日一旦將混沌珠就在自己身上說了出來,李木他還真未必能和混沌珠融合,這些事情全都得順其自然,不能強行干預,否則很有可能適得其反。

李木他之所以能和混沌珠融合,就是在當日那種絕望不甘的情緒下自爆了一切,從而破而后立,得到了混沌珠的認可,一旦他事先知道了這一切,可能就沒有這么順利了。

“當然厲害了,你以為十大混沌至寶是鬧著玩兒的呢,這是你的大機緣,神界一戰后,你的修為必定能達到仙尊境界的巔峰,到時候恐怕就只在我師尊鴻鈞道人之下了?!?/p>

太上面露羨慕的說道。

“什么?達到仙尊境界,還是仙尊巔峰?”

李木忍不住干咽了口唾沫道,以為自己聽錯了。

“當然了,我仙界大軍要入神界,必須得依靠你的混沌珠之力,而你的混沌珠自成一方世界,可以無限制吸收外界的本源力量,到時候大戰中所斬殺神族強者的本源,全都是你一個人的?!?/p>

“那么多神王、神君、神帝、神尊強者的本源,全都匯聚在你一人身上,你自己劈開腦袋去想吧,那是多么大的機緣啊?!?/p>

太上一本正經的說道。

“別說了,還是先實踐吧,可問題是我現在連具肉身都沒有,我怎么出去啊?!?/p>

李木有些尷尬道。

“隨心所欲便是,現在的混沌珠就是你,你就是混沌珠,你想怎么樣,混沌珠就會怎么樣?!?/p>

太上笑著說道。

李木聞言心神一動,緊接著他眼前景象大變,他居然自混沌珠內的空間中走了出來,重新回到了和太荒大戰的虛無世界之中,同時一股混沌之力迅速包裹住了他,讓他恢復了肉身。

隨著肉身的恢復,李木體內的本源也重新凝聚了出來,他又再次回到了巔峰狀態,不同的是,他已經沒了領域空間,不過在他體內的丹田之中,卻沉浮著一顆灰綠色的珠子,正是混沌珠。

“走吧,去找飛仙臺,飛仙臺還沒有被毀掉,用飛仙臺可以快速去仙界,當然了,你若是不嫌累的話,也可以用蠻力強行打通一條去仙界的通道,不過那樣一來的話,所耗費的時間就多了?!?/p>

隨著李木重聚肉身,他體內的混沌珠中,傳出了太上的聲音。

李木聞言,并沒有急著動身,反而臉上露出了一抹愁色。

“你怎么了,這樣天大的機緣,你居然還能坐得住,換做一般人,早就迫不及待的趕往仙界了?!?/p>

見李木沒有動身,太上有些奇怪的問道。

“太上,你老實告訴我,我父親他們那些死在太荒手上的人,還能回來嗎?你師尊鴻鈞是答應過我的,要讓我身邊逝去的人復活回來?!?/p>

李木情緒低落的問道,他腦海中回想起了李重天等人的相貌,尤其是李安晴和李天明,他答應過蕭雅,要帶著兩個孩子活著回去的。

雖然自己破而后立和混沌珠融合了,可以說得到了這世間最大的機緣,但李木寧愿不要這天大的機緣,也想換李重天等人回來。

“這...復活應該是不可能了,他們的本源全都消散了,已經無法復活了?!?/p>

太上語氣低沉的說道。

“就連鴻鈞也沒有辦法嗎?”

李木雙拳緊握的問道,情緒異常的激動。

“沒辦法,死了就是死了,不過我師尊既然答應了你,我猜他應該會讓你父親他們轉世重生,等他們重生后,你喚醒他們的前世記憶便是?!?/p>

太上安慰道。

“真的能這樣嗎?”

一聽能讓自己父親等人轉世重生,李木當即臉色大喜,雖然相比于重塑本源復活來說,轉世重生要麻煩很多,但這樣比再也回不來要強多了。

“當然可以,不過人數太多了,以我師尊的能力,恐怕都做不到讓所有人轉世重生,畢竟他只是融身天道,并不是真正的天道?!?/p>

“要想讓所有人轉世重生,必須得將洪荒自神界帶回仙界,以他天道主宰之力,才能做到這一切?!?/p>

太上緊接著又補充道。

“太好了,既然如此,我定拼盡全力助你仙界抓回天道洪荒,不過在去仙界之前,我得先回去一趟!”

李木說著抬手一揮,輕而易舉自身前的虛無世界,打出了一條虛空通道,隨后一步邁了進去。

前后不到半個呼吸的時間,李木便自虛空通道內走了出來,他回到了天庭。

靈識一動,李木找到了冷傾城三人所在的位置,隨后如一道幻影,直接橫移到了冷傾城三人所在的大殿之中。

一見到突然出現的李木,原本還直視著神龕發呆的冷傾城三人頓時反應了過來,三人激動的無以言表,齊齊沖上來抱住了李木。

“你終于回來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回來!”

依偎在李木的懷中,許如青激動的淚水直流,不只是她一人,蕭雅和冷傾城也都是如此。

“乖,不哭了,我回來了,從今以后,再也沒有人能將我們分開?!?/p>

依次撫、摸著懷中三女的秀發,李木目露柔情的安慰道。

“夫君,安晴和天明他們呢,他們是不是再也回不來了?!?/p>

蕭雅突然情緒激動的盯著李木的問道,冷傾城和許如青聞言,也同時看向了李木,對她們來說,能讓自己的親人好友再回來,這比什么都重要。

“他們現在還回不來,不過遲早能回來的...”

知道蕭雅放不下安晴和天明,李木將自己融合混沌珠的過程,以及如何讓逝去眾人轉世重生的辦法說了出來。

一聽所有逝去者,全都能轉世重生再現人間,蕭雅三人當即神色大喜,雖然并不是死而復活,但能轉世重生,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因為馬上就要動身去仙界了,接下來的時間,李木帶著冷傾城三女回了一趟北斗界。

在和李正龍等人見過面交代了一番后,李木又去了一趟圣島,和一些老朋友一一告別。

......

在將太荒界所有的瑣事處理完畢后,李木再次回到了黑暗的虛無世界之中,并且在虛無世界深處,找到了因九天崩潰,從而沒入虛無世界中的飛仙臺。

飛仙臺乃是天地大道所化,外力很難將之摧毀,即便是當年的天道太荒和神族也沒有辦法,只能選擇將之封印。

因為飛仙臺上的封印,已經被周天星辰大陣破解,李木找到飛仙臺后,直接將其轉移到了天庭,以便日后太荒界修為足夠者,能隨時來天庭飛升。

帶著冷傾城三女站在飛仙臺之上,李木發現冷傾城三人眼中都有些不舍。

“走吧,我們去仙界,不要舍不得,因為還有更大更廣闊更精彩的世界,在等著我們!”

笑著安慰了冷傾城三人一句,隨后李木以本源之力激發了飛仙臺......

全書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