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戈塞尔塔对莱万特:第二十章 魑螕冥蠱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侯金花的骨灰并沒有放進那樣的小棺材,而是由狄福生傾盡所有,臨時買了一個最便宜的骨灰壇。

他就只在尸體被送進焚化間的時候,哭了那么一嗓子,過后就又變成了‘啞巴’。

等領了骨灰,又用那截鉛筆頭在本子上寫給我看:我沒錢了,您能不能先借我一些,我想給金花在這兒租一個龕位。這些年她跟著我四處奔波,她累了。

辦完手續,安放好骨灰,竇大寶長出了口氣,退后兩步小聲對我說:

“我看咱還是好人做到底,把他……”

話沒說完,狄福生忽然轉過身,沖著我‘砰砰砰’連磕了三個響頭,不等我反應過來,就掏出本子,撕下一頁遞到了我手上。

我一看,那正是他最初求我救人時寫的

——救救我愛人,我把命給你。

我猶豫了一下,把紙條收進口袋,拉起他說:“去吃豆腐飯吧?!?/p>

嬰兒落生滿月,要擺滿月酒。人死如燈滅,要吃豆腐飯。

實際到了這會兒,我們每個人心里都沉甸甸的,誰也沒吃飯的心思。最后還是竇大寶提議,我們還去劉瞎子那兒,由他下廚掂把幾個菜。

竇大寶是竇家飯鋪的少掌柜,本身又是個吃貨,手藝可不是蓋的。從買菜到成席,總共用了也就一個半來鐘頭。

我一直在廚房跟著忙活,等上完菜,回到正屋,就見狄福生正兩眼一瞬不瞬的直勾勾盯著潘穎。

我這才想起來,靜海先前說的話。

我給他倒了杯酒,等他自己轉過頭來,就試著問他:“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狄福生又用紙筆寫給我看

——不是本主,她失了魂,而且魂魄散了。

我心里猛一動,還真讓靜海和尚說對了。

我拿起酒杯,和他碰了碰,見他一飲而盡,也只好一口喝干。

剛好竇大寶進來,我便試探著問狄福生:“我這朋友是誤遭算計,因為在假的望鄉臺上看到了一些東西,所以才會失了魂魄。我幫你是心甘情愿,并不求回報,但既然您一眼就能看出是怎么回事,那我還是得問您,有沒有什么法子能幫她?”

狄福生拿起筆頭寫道:能,但有風險。

竇大寶急道:“有法子就成,有什么風險我擔!”

狄福生默默的在紙上寫了一行字,抬眼看向我。

我一看他寫的內容,頓時蹙緊了眉頭。

竇大寶拿起本子看了又看,轉臉急著問我:“追魂要用冥蟲?什么是冥蟲?”

我雖然也不知道何謂冥蟲,但一看到‘蟲’字,立馬就想到了先前從病女人創口中鉆出的那些怪蟲。

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狄福生的嘴,想到他身體里有那么一只大蟲子,忍不住又一陣反胃。

這時扳指里的靜海突然對我說:

“他說的冥蟲,實乃是一種名為魑螕的蠱蟲。先前他給那女子喂那吃食的時候,我就已經想到是這東西了。傳說魑螕是來自幽冥地獄的鬼蟲,是受刑的人身上掉下的皮肉所化,所以才又稱之為冥蟲。

以魑螕為蠱,只需對一人下母蟲。被下了母蟲的人,自身便成為了人蠱,人蠱本身看上去和普通人沒區別,但只要母蟲不被取出,他就永遠都不會死,壽命甚至比一般人還要長許多。唉,這魑螕冥蟲,實在是蠱降中最陰毒之至的?!?/p>

靜海似乎不愿意過于顯露形跡,讓我去外頭細說。

我借口抽煙,到了院里,迫不及待問靜海:“冥蟲真能找到大背頭的魂魄?”

“一定能!”靜海篤定的說:“我剛才說冥蟲最為惡毒,絕非夸大其詞。被下了母蟲的人蠱不會死,可但凡與其有血親的人,卻都會遭受毒手。即便遠在千里之外,和人蠱沒有接觸,也會因為人蠱內的母蟲,在體內生出幽冥而來的魑螕。

事實上那侯金花就是中了魑螕冥蠱,才會出現類似砍頭瘡的癥狀。要說起來,她也就是命好遇到了你?;渙伺勻?,即便懂得治砍頭瘡的法子,可若沒有陰身女子的太陽精氣為餌,也不能勾出冥蟲蠱毒?!?/p>

我這才明白他先前為什么非要用季雅云的頭發,問道:“你的意思是,冥蟲就和螞蟻一樣,人蠱內的母蟲等同是蟻后,有了母蟲,即便魂魄游離再遠,‘工蟻’也會有感應?”

靜海說:“差不多就是這么個意思?!?/p>

我一想不對:“就說咱現在能有法子治砍頭瘡,可潘穎跟狄福生并沒有血緣關系啊?!?/p>

靜海說:“誒喲,真要有血親關系,那還找什么???你可知道,他們為什么要用柳槐桑十二元的棺材盛斂骨灰嗎?那是因為冥蟲蠱毒不光能把活人害死,母蟲不除,就是人死了,魂魄也還是要遭蟲噬之苦,根本就無法入輪回的!就因為這樣,你雖沒救得回侯金花的命,可也給了她解脫,避免她承受蠱毒之苦,所以狄福生才感激你,說他的命是你的!”

我聽得心驚肉跳,天底下竟還有這樣惡毒的蠱,居然連死人都不放過!

靜海說:“咱先不管他是怎么被人種了母蟲成為人蠱,利用魑螕能找到假小子可是真的。只要讓假小子的肉身喝了人蠱的血,中了魑螕蠱毒,無論她的魂魄身在何處,遭受何種處境,人蠱都能通過母蟲感應到。唉,想那狄福生,雖然獨活于世,可先前他死去的親人,生前身后所遭受的痛苦,他都能感同身受。這才是我說魑螕冥蟲惡毒的所在??!”

我光是聽就頭皮發麻,想了想問道:“你確定這法子行得通?”

……

回到屋里,我把剛才靜海說的話對潘穎和竇大寶大致說了說。

竇大寶說:“事到如今,是法子就得試試?!?/p>

被狄金蓮附身的潘穎卻顯得有些猶豫,側目看著狄福生道:“按說這法子是行得通的,可那樣一來,不等于是你說什么,我們都要聽你的?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對我們別無居心呢?”

話一出口,再看狄福生的臉色,我就猜到要壞事。

果然,狄福生一把抓起酒杯,張口喝干杯中酒,猛然間將玻璃杯磕碎,將手中殘留的的碎杯子照著右手的拇指就砍了下去!

在借贷宝放款能赚钱么 用金大师软件能赚钱吗 夜场赚钱的女人外面挥霍的男人 麒麟卡赚钱 山西扣点点手机版官网 安卓有哪些app赚钱软件 软件刷点击赚钱软件下载 先赚钱做些辅导班 大众麻将四人麻将玩法 天涯明月刀改版后怎么赚钱 互联网什么职业赚钱吗 捕鱼大亨40万100元 杭州小区超市赚钱吗 收益率高就是赚钱了吗 金六福彩票首页 大学校门摆啥地毯赚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