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莎拉蒂莱万特报价:第六百六十四章 暗流涌動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閆妖妖,看到沒有,我就說易楓兄弟會沒事的,兩個洪靈境武者而已,怎么能奈何得了他?”

易楓現身的消息葉空也知道了,相較于他人的懷疑,葉空可是深信不疑。

他知道易楓一定是在銘文師公會出現了,從第一次見到易楓的時候,他就感覺到這個男人的不平凡。

即便是易楓被兩個洪靈境強者追殺,他也相信,易楓可以安然無事。

閆妖妖狹長的目光凝視著葉空,嘴角微微上揚,精致的小臉上有著驚心動魄的容顏。

“小葉子,我看你是不是又討打了?我說過多少次,要叫妖妖姐!”

葉空的嘴角一抽,對于這個和他有婚約的女子,他著實無奈,這個女人本來就很暴力,偏偏實力還比他強。

“怎么,你還等著讓我打一頓,才肯叫人?”閆妖妖露出一副沉思狀,喃喃道:“讓我想想,這一次是我第幾十次打的你求饒的?”

“閆妖妖,你不要太過分了,我不要面子的嗎?”

砰!

閆妖妖突然暴起,芊芊玉手靈力流轉,印在了葉空的胸前,葉空整個人被擊飛出去,將房間的墻壁都撞擊出一個大窟窿。

閆妖妖嘴角揚起迷人的弧度,只是這個笑容有些危險。

“你在我這里想要面子,可以啊,你打的過我,想讓我怎樣都行!”

閆妖妖抬起手臂,還要對葉空出手,正如她所說,要打的葉空求饒。

“妖妖姐,我錯了!”此時此刻,葉空不得不再次低頭,再打下去,要是引來其他人,那他可真的是要不了面子了。

“切,沒勁,我還以為你要跟我硬氣到底呢!既然求饒,那就老規矩!”

葉空哭著臉,取出一枚儲物戒指扔給了閆妖妖,“這里是一百萬天靈液!”

這是閆妖妖和他定下的規矩,在葉空惹得閆妖妖動手之后,想要求饒,必須要一百萬的天靈液。

這也是葉空要搶劫天靈液的原因,他的天靈液,基本都以這種方式給了閆妖妖了。

“今天一百萬可不夠,還需要一百萬天靈液!”

“為什么!”

閆妖妖想了想,看著上次的大窟窿,微微一笑,“嗯,這一百萬是你給我修補墻壁的費用!”

“怎么?你不想給?”

“好!我給!”

葉空咬牙切齒的又給了閆妖妖一百萬的天靈液,此時,他的天靈液幾乎是沒有了。

“看在你這么配合的份上,今天允許你把易楓請來,慶祝他平安回來?!?/p>

閆妖妖揚了揚手里的兩枚儲物戒指,轉身哼著小曲離開了,只留下咬牙切齒又無可奈何的葉空。

“你等著,我的實力一定會超過你的!到時候……”

“你可得努力了,否則,成婚的那天,你連房門都別想進去!”閆妖妖的聲音在葉空的腦中響起。

“算了,我還是去找易兄吧!”

此時,孫家和呈家都是派出了大量人手,在城中探尋易楓的消息,可以說,易楓這個名字牽動了他們的心思。

“家主,我們該怎么辦???”孫家大廳,一個長老滿臉憂色的詢問孫文明。

“慌什么,易楓他一個五級銘文師,怎么可能殺了我父親,就是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從我父親手底下逃走了!”孫文明道。

“可這樣,他怎么敢大搖大擺的在黑脈城現身呢?”另一個長老道。

孫文明的臉色陰沉起來,“你看到易楓這個人了?不要蠱惑人心!我懷疑這是銘文師公會故意營造出來的局面,你們現在不應該擔心易楓這個死人,而是應該盯著銘文師公會!”

相較于孫家的沉重的氣氛,呈家這里就輕松多了,在聽到易楓在銘文師公會現身的消息后,呈不凡立刻開始召集人手,同時派人出去打探真假。

呈蠻看呈不凡的舉動,對這個兒子越發的滿意起來。

整個黑脈城可謂是暗流涌動。

柳劍從銘文師公會離開之后,顧不得回孫家,直接往黑脈城外奔去。

他不相信他的師父會隕落,他要回天行宗確定一下。

不過他還沒有出城,便在距離醉仙樓一條街的地方遇到了他不想遇到的人,楊成。

楊成看到柳劍,也有些意外,不過因為他也在黑脈城聽到了有趣的消息,在看到柳劍之后,更加有興致起來。

“呦,這不是柳大少嗎?這么行色匆匆的,著急干嘛去???”楊成攔住了柳劍的路。

“你給我讓開,今日我不想教訓你!”柳劍冷著臉道。

“教訓我?哈哈哈……”楊成一陣大笑之后,凝視著柳劍,“不要以為你是荒靈境武者就有多了不起,今日我可不會怕你!”

楊成話音剛落,一個中年男子便擋在了楊成的面前,爆發出來的氣息絲毫不比柳劍弱。

“我雖然打不過你,但是我可以請人和你打??!柳劍,我勸你今日還是老實一些,否則……嘿嘿!”

柳劍的臉色已經一片冰寒,“給我讓開,我沒時間和你們磨蹭!”

“怎么?我們的柳大少的臉色可不怎么好看,這么著急,是要趕著回去找師父嗎?”楊成譏諷道:“不過某人可能已經沒有師父了!”

“楊成,我殺了你!”

柳劍突然爆發出強大的氣勢,直取楊成。

楊成被柳劍突如其來的攻擊嚇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此時,中年男子迎上了柳劍的一掌,兩人身體落地,都是后退了四五步。

對轟一掌,兩人竟是勢均力敵。

“你是什么人?”

柳劍凝視著中年男子,楊成身邊什么時候多了這么一個荒靈境強者?

中年男子笑道:“楊成少爺給了我天靈液,我就是他的護衛而已?!?/p>

楊成臉上那絲不安完全的消散,對于這個突然找上他的荒靈境強者他還是有些不放心的,而在此時,他已經完全放下心來。

荒靈境強者的交手,很快就吸引了眾多人的目光,在這個敏感的時刻,這兩個荒靈境強者打起來,無疑更加惹人注目。

“咦,那不是那個很娘的……不對,天行宗的柳劍公子嗎?”

“誰敢說柳劍公子很娘的?什么情況?”

“兄弟,我看你的消息可不靈光了,來來來,我和你好好說說,這要從銘文師公會說起……”

圍觀的人不乏之前在銘文師公會修煉區的人,柳劍很娘正是從易楓的口中傳出來的。

聽到周圍的議論聲,柳劍臉色已經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若不是忌憚眼前這個中年男子,他已經出手教訓那些口不擇言的人了。

“很娘的柳劍?哈哈哈……”周圍的議論聲自然也落入了楊成的耳中,他頓時捧腹大笑起來。

“不得不說,這還真是貼切的形容!”

有了中年男子護著,楊成更加肆無忌憚起來。

柳劍已經怒火滔天,不過他還是強忍了下來,現在可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倘若易楓要對孫家動手的話,那同樣也不會放過他。

當務之急,是先要離開黑脈城。

“今天先放過你們!”

柳劍的身子彈射而起,繞過楊成等人,向著黑脈城門的方向奔去。

所有人都是一愣,沒想到柳?;嵊姓庋木俁?。

中年男子目光閃爍,看向楊成道:“楊少,我們要不要……”

說話間,中年男子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說實話,能殺了柳劍的話,楊成也頗為意動,雖然同為天行宗的人,可楊成和柳劍一點都不對付。

更何況,他的爺爺和宗主之間的關系,也沒有那么的好。

“算了,就放這個喪家之犬一次吧,走,本少請你們喝酒去!”

“哦!”楊成身邊的護衛跟著歡呼起來。

中年男子忽然一笑,道:“好,那就讓楊少破費,我們慶祝去!”

楊成一怔,旋即笑道:“對,我們慶祝去!”

“楊少,住處我已經找好了!”李壯從人群中鉆了出來。

本以為楊成等人已經到了醉仙樓,他從客棧離開后,直接去了醉仙樓,哪知道楊成并沒有去。

他又在黑脈城尋了許久,這才找到楊成。

中年男子看到李壯,隱晦的一笑,這個李壯,動作還真是有夠慢的。

這個中年男子自然就是從客棧離開的魂楓易容成的,他以荒靈境強者潛伏在楊成的身邊,誘導楊成和柳劍遭遇,借他們沖突的機會殺了柳劍。

本來計劃的很好,哪知道柳劍的隱忍,導致他的計劃出現了偏差。

有了魂楓這個荒靈境強者在,楊成這一行人在黑脈城也有些很重的分量,在這個敏感的時刻,自然也受到了各大家族的注意。

楊成卻不管那么多,段天行是否隕落,自有他的爺爺去操心,和他沒什么關系,此時他要做的就是帶著他的護衛去喝酒!

“易兄,我們這剛一見面,你就拉我來殺人,而且還是荒靈境強者,讓我說什么好!”

黑脈城外,葉空嘴里噙著一顆青草,雙手枕著頭,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易楓笑道:“我可不是拉你來殺人,而是雇傭你殺人的!事成之后,我可是要付出百萬天靈液的代價!”

“要不是我最近手頭有點緊,我才不會跟你來呢!”

葉空想到他儲物戒指中可見的十幾滴天靈液,就感覺嘴里青草的苦澀已經蔓延到他的全身了。

閆妖妖這個小妖女,害的他要窮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