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万特车架号的位置: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欺師滅祖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花弄月的出現讓拜月教的眾人感覺到十分的奇異和有些不知所措。

他們怎么也搞不明白,明明五百年前已經死了的人,尸骨還埋在拜月教內,怎么就會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花弄月此時卻是懶得跟他們多說了,他直接一揮手道:“拜月教麾下,帶著人你們的人守在外面,不允許再進攻這里,相反若是有人進攻,你們在外面攔截?!?/p>

東皇太一和大祭司都將目光望向了夜韶南。

眼前這位五百年前的拜月教教主是真是假他們不知道。

但哪怕對方是真的,現在可不是五百年前,而是五百年后。

在他們的眼中只有一個教主,那便是夜韶南。

現在若是夜韶南讓他們退,承認眼前的花弄月,他們才會退。

若是夜韶南不退嘛,那也很簡單,欺師滅祖嘍。

反正他們魔道中人向來都沒有那么多虛偽的顧忌。

看到眾人的目光,花弄月也將目光轉向了夜韶南。

“你便是這一代拜月教的教主?武仙五重天,能在下界便達到這種境界,很不錯嘛。

帶著拜月教的人退下,我的事情忙完了,有些拜月教的秘法我會傳授與你的?!?/p>

“廢物?!?/p>

夜韶南輕輕吐出了這兩個字。

花弄月愣了一下,好像沒聽清,又好像不敢置信一般的問道:“你說什么?”

夜韶南淡淡道:“我說你是廢物。

五百年前天下群雄爭霸,江湖烽煙四起,是亂世,卻也是英雄豪杰輩出的時代。

那個時代你在干什么?躲在拜月教當中玩弄蠱蟲,封閉苗疆,連走出西楚的膽氣都沒有,白白浪費了一個波瀾壯闊的時代。

這樣的人,不是廢物,又是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重生還是奪舍,但似你這樣的廢物,五百年前我若是在,定然叛逆篡位,將你趕下教主之位。

現在拜月教的教主是我,而不是你這等廢物,你還想要我去聽從一個廢物的號令嗎?”

夜韶南的涵養其實很好,哪怕昔日他帶領拜月教崛起之時,力戰整個正道武林,他都沒有說的這么過分。

其實他是一個實話實說的人。

那些人是敵人,廢物也就廢物了,他還沒有狂傲到去跟人家說,廢物不配跟自己交手的程度。

但是,花弄月這個生在五百年前的拜月教教主卻是讓他真的感覺很憤怒。

夜韶南恨不能生在五百年前那個波瀾壯闊的時代,但花弄月卻沒有去珍稀。

在拜月教當了一輩子的縮頭烏龜,還在沾沾自喜,這樣的人,不是廢物是什么?

花弄月愣了好長一會兒后,他這才暴怒的大罵道:“放肆!混賬!你懂個屁!

你可知道五百年前那一位有多恐怖?你可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樣的存在?

我是廢物?我敢跟人斗,敢去跟正道武林那幫家伙去斗,但你敢跟神去斗嗎?

在那個時代,我能保證拜月教不被滅掉,便是天大的功績!”

夜韶南淡淡道:“連面對都不敢去面對,所以我說,你是廢物。

不要拿宗門當借口,上代天師死了,龍虎山也還在,大光明寺的方丈死了,大光明寺也在。

說到底,無非就是因為你不敢,你是廢物這么簡單?!?/p>

“放肆!你找死!”

花弄月的臉上此時已經是一片猙獰了。

在他看來,夜韶南的實力雖然還算是不錯,但卻只是他拜月教的一個小輩而已。

結果現在,這個小輩卻是一口一個廢物的羞辱他,這讓他如何能忍?

況且花弄月本人自視甚高,在他看來,自己可以說是拜月教有史以來最重要的一位教主。

是他帶領著拜月教從那個危險的時代留存了下來,若是沒有他,整個拜月教都沒了,還哪里有這個小輩在這里大放厥詞的機會?

暴怒之下,花弄月一揮手,血色的霧氣瞬間涌入了周圍的蠱蟲體內,同時他口中鼓蕩起了那萬蠱鎮魂曲,操控著蠱蟲向著夜韶南殺來。

大祭司等人在片刻的愣神之后,立刻開始操控著自家的那些蠱蟲,掙脫萬蠱鎮魂曲的掌控。

他們不管花弄月是誰,就算他真是五百年前拜月教的先祖,此時他們也是一樣會站在夜韶南的身旁,跟他一起欺師滅祖的。

夜韶南才是現在拜月教的教主,他們這身修為也都是夜韶南給的。

花弄月是誰?五百年前的存在跟他們有一毛錢的關系嗎?

所以大祭司和東皇太一等人幾乎用不著去選擇都知道該怎么做。

拜月教的那些蠱蟲當中,其中有一部分是五百年后他們所祭煉出來的,所以花弄月并不了解。

那些蠱蟲在大祭司等人的操控下停下了身形,被他們收起來。

但就算是如此,依舊還有大堆的蠱蟲向著夜韶南涌來。

一指補天裂。

夜韶南周身的規則都在崩裂重組,被他所掌控,半空當中空間大股的扭曲著,蠱蟲這種帶有實體的存在在那扭曲的空間當中,徹底被撕裂剿滅。

花弄月的神色微微一變:“你這究竟是什么功法?這絕對不是拜月教的武功,不是拜月教的力量!”

“它不是拜月教的力量,但卻是我的力量。

五百年前的時間拜月教若是沒有進步,豈不是跟你一樣廢物?”

夜韶南的話頓時又讓花弄月開始抓狂,他周身大股金色的蠱蟲咆哮而出,簡直猶如漫天的劍雨一般。

與此同時,花弄月手捏印決,周圍的火之規則全部都附身在那些金色的蠱蟲之上。

那金色蠱蟲雖然是生靈,但卻是掌控著極致的鋒銳之力。

被那帶有規則之力的火焰附身之后,不僅沒有融化,反而還帶著一股能夠灼燒肉身元神的熾熱氣息,十分的神異。

跟有些另類的夜韶南相比,花弄月還當真是更像拜月教的教主。

他一身武功是武蠱雙修,不僅煉制了許多強大的蠱蟲,同樣也把自身的力量給融入到了其中,相輔相成。

但雙方的實力其實也相差不多,夜韶南是五重天,而花弄月現在的狀態已經不能用正常的武者等級去衡量了,所以他大概相當于是有五、六重天左右的戰斗力。

此時夜韶南的補天心經已經被他施展到了極致,天上地下,萬物被撕裂扭曲,重組之后的規則強行將那些蠱蟲當中的規則抹除。

單手一揮,至尊雙生蠱所化作的七彩云霧并沒有凝聚成分身,而是徹底融入了對方那金色蠱蟲內,反而向著花弄月沖去。

花弄月口中萬蠱鎮魂曲不斷的吹響著,甚至都已經到了刺耳的地步了,但卻仍舊是無法操控自己的那些蠱蟲,直到這一刻,對方的表情才真正開始變了。

剛一交手他便能夠感覺出來,夜韶南乃是主修武道的。

結果現在一看,夜韶南雖然是主修武道,但他的蠱術卻如此的驚人,這個叛逆的后輩,實力怎么可能強到這種地步?

花弄月手捏印決,一只只密密麻麻的透明飛蟲在他身邊繚繞著,竟然開始吞噬著虛空。

當那些被夜韶南所操控的金色蠱蟲向著他激射而來的時候,花弄月的身形已經被那些透明的蠱蟲所裹挾,徹底消失在了眼前。

夜韶南的身形頓了頓,但下一刻,他手捏補天印,周身的空間在一瞬間徹底被撕裂。

補天裂地,補天心經能夠補天,反向施展自然也能夠碎裂天地!

在這一瞬間,花弄月的身影便已經出現在了那碎裂的虛空當中,他的手臂都已經被密密麻麻的黑色甲蟲所覆蓋,散發著一股寂滅的氣息,很顯然是想要偷襲夜韶南,但卻被對方給當場破解。

他想要掙脫,但不知道何時,一抹刀芒已經在云霧當中出現,將他鎖定。

下一刻,月刃刀芒降臨,撕裂著他的肉身,他那被骨刺所縫合的身軀竟然極其脆弱。

其他人受傷頂天只是會噴血而已,況且以武仙強者那強大的生命力,就算是肉身被砍掉了都能夠重塑。

但不知道為何,花弄月的身軀竟然極其的脆弱,被月刃鋒芒所傷的地方直接就化作了飛灰。

花弄月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抹懼色。

這個叛逆的后輩,他竟然將武道修煉到了這種境界,甚至已經到了前無古人的程度,就算是拜月教創派先祖都不如他。

甚至在蠱術一道之上,他就算是沒有去專門研究,但拜月教的蠱術在他手中卻也是爐火純青一般,被他給施展到了極致。

赤紅色的蝴蝶蠱蟲籠罩在花弄月的周身,掀起了一陣陣風暴,想要帶著他逃離。

但就在這時,那七彩云霧再度化作了至尊雙生蠱的分身,月刃在他手中凝聚,出現在了花弄月的身后,徑直封鎖了他所有的退路,向著他一刀斬來!

“先留他一命!”

楚休的聲音忽然自遠方前來。

但這時那至尊雙生蠱手中的月刃已經落下,強大的鋒芒撕裂了對方周身的蝴蝶蠱蟲,也是徹底斬碎了對方的身軀,讓花弄月化作了一堆骨灰飄蕩在天地之間。

夜韶南沖著楚休一攤手道:“分身是蠱蟲凝聚,蠱蟲的反應并沒有那么快,你說晚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