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巴对莱万特:第3958章 天罰城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到底是何人被天罰城的人抓住——”

趕往天罰城的路上,洛天的心情有些沉重,直覺認為,這件事和自己有關。

正如洛天和大黑狗所說,他洛天并不是善男信女,他也從來沒有把仙界當家,朋友,他非救不可,外人和他毫不相干。

“天罰城好厲害,過不了多久就會抓到一些偷渡過來的仙界強者,”

“是啊,當年神界四分五裂,日月神殿一天到晚的自相殘殺,也只有天罰城一直在履職盡責了,”

路上,有不少神界的強者,前去天罰城觀禮,在低聲議論。

“這你們還不知道吧,在仙界大戰時,天罰城的人隕落最多,而且仙界最為痛恨天罰城,所以,他們已經不僅僅是履職習責那么簡單了,”

“不管如何,仙神不兩立,在對付仙界這方面,天罰城做的還是不錯的,哼,有時間,我們也去仙界,擊殺幾個強者來揚眉吐氣,”

“就憑你,到時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仙界底蘊深厚,一點也不比我們天神界差,”

“哼,仙界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們神界的人滲透的還少么,不過,說回來,仙界的資源真的很豐富,我們有許多神界強者竟然樂不思蜀了,”

“唉,每次的仙神大戰,隕落了太多的人,其實,仙神本來就是一體的——”

聲音漸漸遠去。

“看來,神界的人也不想戰爭,他們也向往和平,”

玫瑰嘆息道。

“沒有人希望戰爭,只不過,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戰爭,希望當世的幾大仙王,神王能夠坐下來談談,才有可能化解,否則的話,仙界大戰永遠都會持續下去,”

洛天淡淡的說道。

“仙王有仙王的考慮,神王有神王的考慮,仙界大戰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他們的想法,我們永遠不懂,”

大黑狗哼道。

“對于他們來說,我們只是螻蟻而已,也許只有戰爭,仇恨,才能激發人修練的決心吧,”

玉梳淡淡的說道。

“還有感情!”

洛天輕輕的說道。

“不錯,有感情,當年仙王——”

大黑狗晃動著腦袋接口道,只不過,似乎是怕冥冥之中觸動什么禁忌,硬生生的閉了嘴。

天罰城,神界最為強大的勢力之一。

這座城恢弘無比,強大無比,城墻高千仞,全部用黑色的神界特有的石頭所砌成,渾厚無比,給人一種極大的壓抑。

最為明顯的標志,是天罰城外所立的那個巨大無比的一座神象,一個強者,頭戴神牛角盔,渾身包裹在厚重的盔甲里,神色肅穆,一手持錘,一手持鍥,這是天罰的兵器,用來懲罰那些犯下巨大過錯的人,也是天罰城的標志。

洛天,玫瑰等人現在晉級,實力比以前強大了不少,再加上那聚神斂氣丹的輔助,所以他們的氣息隱藏的很好,安然進入了這座巨大古老的大城。

“轟轟——”

“轟轟——”

厚重的石板地面爆發出轟轟的聲音,如同地震一般,遠處,有一隊鐵甲神衛騎著一種如同虎牛結合的神獸走了出來,這些神獸眸光兇殘無比,四腳離地,只憑氣息就震的大地嗡嗡作響。

而坐在這上面的那些神衛更是個個寒光照鐵衣,眼神睥睨四方,不可一世。

的確,還沒有人敢在天罰城輕易鬧事,就是日月神殿和幾大強大的家族也要給幾分面子,畢竟,這是象征神界的天罰城,為神界做出過巨大的貢獻。

只不過,現在天罰城據說沒有神王,只有神皇,底蘊比上不日月神殿。

“天罰城乃神界重地,任何人不得在天罰城廝殺,違者重罰!”

這隊神衛有人重重的喝道,帶起強大的氣息,向著洛天這邊走來。

“把這個東西涂抹在身上,”

此刻大黑狗化成了一個黑臉漢子,跟在洛天身邊,拿出一瓶青色藥液一般的東西,低聲說道。

“這是什么東西?”

洛天不由的皺眉。

“天青神靈液,我提煉的,可以極好的掩蓋體內深處的氣息,那些烈虎牛犇對仙界的氣息最為敏感,一旦發現,我們逃都逃不出去,”

大黑狗凝重的說道,這只死狗懂得很多,洛天絲毫不會懷疑他的話,關鍵時候,這只死狗比誰都會?;ぷ約?,分別交給了玫瑰和皇天靈和玉梳,

“滾開,不要擋路!”

領頭一個神衛冷聲喝道,驅動那烈虎牛犇竟然對著玉梳就踢了過來,原來玉梳有些走神,擋在了路中間。

“轟——”

“小心!”

看著那烈虎牛犇嘶吼一聲,瞬間抬起巨大的蹄子,虛空對著玉梳就踏了過來,洛天不由的大驚,一掌就拍了過去,直接把玉梳給拉到了一邊。

“吼——”

這烈虎牛犇吃痛,發出一聲慘呼,直接把身上那個神衛差點掀翻。

“放肆,你是什么人?敢在天罰城撒野?”

這個為守的神衛實力很強大,應該不弱于南天一劍,也就是相當于大羅五級境界,此刻一雙冷漠的眼睛盯著洛天,居高臨下,同時,揚起手中的一條神鞭,對著洛天就猛的抽了過來。

“轟——”

洛天冷哼一聲,一拳直接轟了過去。

“轟轟——咔嚓!”

鞭斷,神獸倒飛,此人更是狼狽的從上面摔了下來。

“小子,你是什么人,想造反?”

此人大驚,一下子脫離那四分五裂的烈虎牛犇,其他的神衛也齊齊的把洛天等人給圍了起來,玫瑰,大黑狗,皇天靈,玉梳體內能量涌動,大戰一觸即發。

“造反?誰造反?造誰的反?一隊小小的神衛在城中無法無天,目中無中,驅動坐騎擅自傷人,是誰給你們的權力?混賬東西!”

洛天負手而立,氣勢強大,看起來有些木訥的表情上,卻是布滿寒霜,不怒而威,儼然一個上位強者。

“閣下——是什么人?”

面對洛天那鎮定自若,從容不迫的模樣,這名為強的神衛心里也是有些打鼓,他畢竟只是天罰城一個小小的神衛頭領,這次來天罰城可是有不少強者,有許多人不是他能得罪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