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万特vs西班牙人: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發飆的風哥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老風再次爬起,然后快速的往通道另外一頭跑。

我深吸了口氣兒,也追了上去。

心頭其實還是挺糾結的,幫還是不幫?

如果幫,我還是有一定的能力,去阻止風哥。

為那么幾個涼家人,創造出有利的逃生機會。

可是這樣,就變相的傷害了風哥。

可要是不幫,風哥一口氣兒把這三個不過道君中期左右的涼家人全殺了。

這又讓老風,好似沒有了退路。

左右為難,讓我十分難辦。

我急速往前跑,很快的就來到了樓梯口。

幾人已經打在了一起,風哥雖然兇悍。

但這幾個人手里拿的法器,好似非??酥品綹?。

就算風哥在修為上,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現在,也無法對著三人,進行壓倒性的打擊。

“哼,被以為這些破傘,就能擋住老子!”

風哥一聲大吼,對著這三人再次發動了猛攻。

三人手持銀色的雨傘,不知道是什么材質。

不斷抵擋風哥,風哥那堅不可摧的利爪。

在遇到這些傘時,卻難以將其穿破。

“寒雪風,住手!”

老風喊了一聲,一躍而下。

直接擋在了風哥身前:

“你不能殺了他們,或者你得告訴我真相!”

“哼,你這種垃圾,是沒有資格知道真相的!

給了老子滾開?!?/p>

說完,風哥對著老風就開始進攻。

見到這里,我也跟著跳了下去。

運轉道氣,一把擋住風哥。

“風哥,有什么說出來。

要是涼家人真的罪不可赦,我愿意與你一同殺上涼家!”

最終,我還是決定幫助老風,抵擋風哥的強勢進攻。

而那三人,也在這個節骨眼上,急速往樓下跑。

風哥見狀,氣得要死:

“丁凡,你也來摻和,這是我們的家務事?!?/p>

說完,就想將我掃開。

但我有能力和風哥對抗,所以風哥不說清楚,短時間內是無法突破我的。

而且,旁邊還有一個風雪寒。

可風哥,就是咬著牙什么也不說。

不斷叫囂,讓我們閃開。

而且,的出手是越來越重。

我修為達到道王境,還能抵擋。

可老風就不行了,結果幾招,老風再次被掃飛。

而且,三招之后,風哥展現出了強大無匹的道行。

陰力提升到了道王巔峰,除非我運轉焚天功法。

我根本就擋不住他,可對風哥,施展焚天功?

我心里又有心結,但這高手過招。

一個念頭,就可能分勝負。

這會兒我出現猶豫,并且出手并不狠辣。

太元劍、吸靈刀、符咒等都沒有使用。

所以在我猶豫的瞬間,風哥已經占了先機。

“丁凡,你給老子閃開!”

說完,對著我就是一拳轟來,我閃躲不僅。

被風哥直接砸中,雖然風哥有意的避開我的要害。

被這種一拳砸中,也是難以招架的。

我的身體當場就倒飛了出去,“哐當”一聲倒在墻角。

緊接著,風哥再次閃身。

化作一團煙霧,往一樓而去。

隨之,就聽到涼葉在喊:

“血靈來了,快跑出去!

一旦有陽光,他就不敢過來了……”

話音剛說到這兒,這涼葉就是一聲慘叫。

“啊……”

“葉哥!”

一個女聲響起。

“血靈,老子和你拼了!”

“……”

另外一個男人的聲音也跟著響起……

緊接著,就是“咚咚咚”數聲悶響,隨即就是“轟”的一聲炸響。

一道奇異的氣流,從樓下爆發而出。

聽到這里,我暗道完了。

這恐怕是風哥已經得手,那涼家三人,極有可能已經被弄死在了樓下。

我和老風急忙起身,不顧自己的身體情況,迅速的往下跑去。

等我們來到樓下之后,發現地上,已經躺著一人。

風哥,就站在他面前。

另外二人,卻從大門沖了出去。

只留下風哥站在門口,不被陽光所籠罩的位置。

惡狠狠的望著屋外。

等我和老風來到樓下之后,發現地上躺著的,是另外一名涼家男子。

此刻的他,已經沒了氣息,死了。

而逃走的,是涼葉和那個女子,這會已經快看不到身影了。

“風、風雪寒,你竟然,竟然殺了個人?”

風哥卻是猛然回頭:

“你過來,我要去追殺另外三人!”

“你瘋了?”

說完,老風突然拿出一瓶白色藥劑,一打開就往嘴里塞了一粒藥。

這藥我認識,在風哥和老風無法分離的時候。

老風就是靠吃這種藥,組織風哥掌控身體的主動權。

風哥見到這里,暗道一聲該死。

知道現在想掌控身體,幾乎不太可能。

他冷冷的瞪了老風一眼,隨即繼續說道:

“廢物,那刺骨的仇恨。永遠都只能我來承擔!”

說完,對著已經嚇傻的吧臺人員一揮手,將其迷暈。

之所以如此,恐怕是為了消除她對風哥所留下的記憶,也或者是其它什么。

緊接著,風哥身體一閃。

沒入老風身體,再次消失不見。

見到這里,我認不出的抽了口涼氣。

見老風一連憂郁的盯著而地上的尸體,我則開口道:

“老風現在不是愣神的時候,這人已經死了。

要死引來官府的人,咱們可就脫不了身了,得帶這人先離開這里……”

老風雖然和風哥有著矛盾,但現在也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這鬧出了人命,要是放任不管,問題及其嚴重。

因此,我二人架起這涼家人的尸體,便往屋外走。

想將這人,先弄出去再說。

結果剛到門口,便見到路人們的疑惑目光。

一個個狐疑的望著我們,還有人問。

說這人怎么了,要不要幫忙叫救護車啥的……

媽的,這能叫救護車?

一旦去了醫院,我和老風就成了殺人犯。

正當我二人猶豫怎么離開的時候,一輛五菱宏光面包車,突然停到了旅館面前。

然后便見到窗戶被搖了下來:

“丁凡、風雪寒道友,出什么事兒了?”

一看,說話的正是迅捷門女弟子,王鳳。

開車的,是他們大師兄王青。

見到這里,心頭驚喜。

他們有車,正好離開這里。

我也沒廢話,直接說道:

“快把車門打開,上車再說!”

他們也沒有遲疑,車門很快打開。

我們一股腦的擠了進去,上車后發現。

迅捷門六人,以及紫幽都在。

他們已經幫里完后事,這是開車過來和我們匯合。

結果剛到旅館門口,就見到我和老風架著尸體出來。

這才有了剛才的一幕。

將尸體弄上車后,我讓王青開車離開這里。

王青也沒廢話,一腳油門,飛快的離開現場。

避免惹上官府的人,以及不必要的麻煩和牢獄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