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比赛莱万特:第1941章 慢走不送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李氏說秦氏和馮氏同意讓陳果兒給介紹親事,陳果兒點點頭,對于這個結果一點都不意外。

“那行,不過還是要等些日子,我畢竟初來乍到,很多人都不認識?!背鹿?。

李氏忙不迭的點頭,“俺知道,這事俺跟你奶和你二伯娘也都說了,她們也說不著急?!?/p>

陳果兒拉著李氏的手,想起昨晚她說的話,道:“娘,你跟爹你們在府城多住些日子再回去吧,姜管家在家,地里不用操心。再說哥一個人在府城,也需要人照顧?!?/p>

李氏有點為難,惦記家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在府城住不慣。尤其自從陳果兒要嫁進王府的消息傳出去之后,更是每天都有不少貴婦人來拜訪。

李氏就是個普通莊戶人家的婦人,實在不習慣那些文縐縐的話,更沒有那些貴婦人的彎彎腸子,跟她們說話累的慌。

可是人家來了又不能不接待,弄的李氏一個頭兩個大。

“可不是咋地,你這功夫又不用干活,在哪不是待著,正好還能給果兒做個伴啥的?!狽朧閑ξ拇展?,“你要覺著沒意思,不是還有俺呢嘛?!?/p>

昨晚陳果兒答應給陳鳳芝和陳桃兒張羅親事,她們倆自然就要留在府城,馮氏也不想回去干活,借著相看姑爺的借口留下來。

除了她之外,盧氏和陳穎怡、萬氏也想留下來,這會也跟著勸李氏多留些日子。

之前陳穎怡在錦陽鎮得了個差事,原本他也挺高興的,但孫亭長處處限制他,弄的他心有不快。而且借著陳果兒出嫁的機會,他也想多跟鎮北王套近乎,沒想到面還沒見到就發生了鎮北王遇刺的事件。

李氏訕訕的不想搭理幾個人,她急著回去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想把這幾個人也帶走。其他人還好說,尤其是盧氏,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這個大嫂,要不是看在大伯的份上,根本不會搭理她。

她和陳志義都回去了,他們自然不好意思再留下來,沒想到這人臉皮這么厚,正打算說點什么拒絕,盧氏卻轉向陳果兒。

“穎怡這些日子總念叨著多虧了王爺和九爺提攜,心里老惦記著去謝恩,還有你大伯也多虧了九爺幫襯著,正好趁這功夫咱們跟跟果兒一道去,省得叫人家說咱家沒人?!甭閑Φ牧成隙家?。

盧氏一身的綢布衣裙,臉上還涂了脂粉,從她精心的穿戴打扮上看得出她是早有準備的,看的李氏火冒三丈。

陳果兒也覺得盧氏不知所謂,難道她忘了以前她們母女是怎么害她的,竟然還想再在她身上占便宜,真是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還不等陳果兒拒絕,身后傳來一陣清脆的馬蹄聲,緊接著一個人縱身從馬上跳下來,站在陳果兒身旁,冷冷的掃視了眼盧氏和陳穎怡。

“父王身體微恙,不宜見客,就不請二位過府了?!彼禱暗氖切∈?,他是專程來接陳果兒回去王府的,當然名義上還是來找七郎的。

小十三的突然出現,截斷了盧氏母子的美夢,看著他冰冷的一張臉,以及眼底的寒意,兩人不敢再說話,退到了一旁。

小十三又轉向陳果兒,一拱手,“九嫂,父王方才醒來,詢問九嫂可回王府了?!?/p>

陳果兒點點頭,轉身跟李氏告別,上了馬車。

見陳果兒的車簾撂下來,小十三又轉向李氏等人一拱手,目光在掃過盧氏和陳穎怡的時候,帶了一抹凌厲,嚇得兩人臉色發白,往后倒退了幾步。

隨后小十三也翻身上馬,追著馬車回去了王府。

這邊陳果兒剛一進王府,正打算梳洗一下重新換件衣服就去給鎮北王請安,迎面就看到麗姨娘被兩個丫鬟簇擁著走過來,丫鬟手里拎著布包,旁邊還跟著趙管家。

陳果兒挑了挑眉,回頭瞄了眼停在側門的馬車,又瞄了眼麗姨娘的樣子,這是要搬出王府?

正在陳果兒詫異的功夫,麗姨娘已經來到了跟前,滿眼恨意的瞪著陳果兒,“這下可如了你的意了?”

從陳果兒過門至今,她一直不愿意叫她一聲九少夫人,因為在她的心里陳果兒根本就不配,不配那么好的男人。

而原本她計劃的很好,想借著外面的言論給王府施加壓力,讓王爺把這個不祥的兒媳婦趕出去,沒想到今早趙管家突然跑來,說是王爺讓她搬去別莊里住。

趙家有很多處別莊,基本上都在很偏僻的地方,一旦去了那里就等于被趕出了王府。

麗姨娘自然不愿意,哭鬧著要找王爺做主,卻被趙管家帶來兩個侍衛架住,不容分說就要強行帶走。

這下麗姨娘害怕了,但她還要臉,生怕被人看了笑話,這才答應搬走。

反正又不是真的趕出王府,只要過些日子略施小計,她還能回來。

陳果兒看了眼眼底含恨的麗姨娘,嘴角微勾,“慢走不送?!?/p>

說罷,轉身往后院走過去,獨留下麗姨娘氣鼓鼓的站在那里。

原本她還想著陳果兒肯定不服,屆時兩人吵起來就會引來王爺,說不定就能留下她,卻沒想到這小賤蹄子就這么承認了。

麗姨娘忿忿的瞪了陳果兒的背影一眼,跺腳離開。

這邊陳果兒看著跟過來的趙管家,淡然一笑,“趙管家辦事很得力?!?/p>

趙管家驚疑不定的看著陳果兒,汗涔涔的應和著,不知道這位九少夫人話里的意思是褒還是貶。

前日雖說是九少夫人吩咐他去查背后傳謠言的人,但畢竟涉及到了王府后宅的女眷,趙管家想了想還是決定先回復王爺在做定論。

王爺聽聞麗姨娘做出這等事,震怒不已,念及著發妻的恩情,才留她一命,并且讓人把她送去別莊上。

正好昨日是九少夫人三朝回門的日子,也省去了他的為難,仔細想想自己辦的事沒有任何疏漏,趙管家這才放了心。

陳果兒回到自己的院子里,重新換上了一身衣服就去了鎮北王那里請安。

這會鎮北王剛剛午睡醒來,見陳果兒來了,招呼她坐下來,“剛好父王有事找你?!?/p>

陳果兒立即正襟危坐,神色也嚴肅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