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社会对莱万特ds:第784章 彼岸花海(終章十)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抱了起來!

和錦邯飛馳的方向相反,他帶著她直沖九霄,就這樣離開了冥界的范圍。

……

般漓攬著她,讓她的一側耳朵貼著他的胸膛,她另外一只耳朵被他用手捂住,這樣隔絕了獵獵風聲……也讓她掙扎不出去。

耳朵聽不見東西之后季暖就只睜著眼睛看他。

他飛馳的時候在看路,所以她只能看到他線條流暢的下巴,還有就是他好看的唇。

“噗?!笨醋趴醋偶九兔蝗套⌒α順隼?,“這次你總算是本性暴露了吧?看著一本正經,實際腹黑得不行滿肚子壞水兒?!?/p>

般漓依舊是那種儒雅乖巧的神色,說的話也是一本正經,“小君我答應過要帶暖暖去看我月宮花海,倘若我找靈芝回來,錯過了時間暖暖不就看不到了?”

“你說什么?你把我耳朵堵住了我聽不見!”季暖故意大聲喊道。

般漓低頭看了她一眼,眼睛霎時就彎了,“實不相瞞,小君說話的時候也順道一并給暖暖神念傳音來著?!?/p>

季暖:“……”

“所以你寧愿放棄和我成婚,也要帶我去看花海嗎?”她眨巴眨巴眼睛,不著痕跡地轉移了話題。

般漓唇角的弧度更深,“我猜暖暖是想找個借口單獨支開我們兩個人,那個山上根本就沒有什么靈芝?!?/p>

睜直了眼睛,季暖脫口問道:“你怎么知道?”

前些天她為了熬湯,確實是把那個山頭唯一一枚靈芝用了……那時候這貨并不在場啊。

他就猜到了?

“你還不承認你腹黑?!奔九翟諳氬懷銎淥裁叢?,就又重復了一邊剛才的話。

這次般漓只顧著往九霄飛馳,并沒回話。

皎潔的光芒越來越近,然而正當她要探頭的時候她的眼睛卻被他捂住。

“驟然見到的美景才更有驚喜之感?!被夯和魯穌餼浠?,他便帶著她繼續向前走。

又過了幾息,季暖感覺自己被放下來。腳踏實地之后他也拿開了那只捂住她眼睛的手。

然后,她便真的見到了無與倫比的美景。

滿地皎潔……他們現在就像是正踩在月亮上,似乎連地板都是月光做的,柔和而剔透。

最主要的還是那漫山遍野的花海。

果真如同般漓所說,滿月花也真如冥界花海一樣壯觀。

不過不同于冥界的妖冶,這里通明亮堂,似乎是包攬了世間最美好的光芒。沒有日光刺眼,這些光芒就像是從玉里折射出來的,看上去不僅眼睛舒服,就連身心也像是被溫柔的溪流浸過般舒適。

而且……

“你到底做了多少個兔兒燈?”看著漫天飛舞高低不一顏色不同的兔兒燈,季暖簡直被驚到了。

“不知道?!卑憷燉纖氖窒蚯白?,“我沒做過這種東西,如同廚藝,做燈我也覺得有些難學。今日我給你看的那一盞是最終的一盞,剩下的這些不是不好看便是不能言語,都是失敗之作,不過擺在月宮之中也能算作裝飾,倒也沒浪費?!?/p>

他的聲音也是潺潺溫暖,如同溫柔的手,緩緩安慰著她的身心和靈魂。

穿梭于花海之間,看著漫天燈火,季暖甚至感覺自己身處夢境。

“我們這是去哪?”半晌之后,她不由問道。

前方都是一望無際,但是他依舊在拉著她向前走。

“累了?”般漓回眸看她,吐出這兩個音節之后他也沒等她回應,直接把她抱了起來,繼續向前走,“不是要去捧月光么?能被捧到暖暖手里的月光在花海的最中央。且,從月光底下看花海比起在這里看要更美?!?/p>

他身上的味道很好聞,如同花瓣酒,讓她莫名沉醉其中。

嗤笑一聲,季暖挑眉,“我一個冥界少主,還能被這兩步路走累?”

話是這么說,可她卻沒有下去的打算,還往他懷中又靠了靠。

他們走著走著,遠處的光芒也愈發清晰起來。

好像,還真的有個月亮懸在那里。

“怎么可能會有月亮?”走到近前時,季暖詫異問道。她上前之后還真的能鞠一捧月光在手心……涼涼的,比水在掌心的感覺還要美妙。

她問完之后沒得到回應,一轉身卻正看到他勾起的唇角。

然后,她就被他抱到了那個月亮上面。

月亮也跟著變幻了角度,竟然成為了一張夢幻般的月床……這一切簡直讓季暖嘆為觀止。

“話說,你可比我老爹和我會享受多了?!奔九刑鏡?。

這個時候他也跟著跳了上來,躺在她身旁,側身看著她。

隨后兩個人誰都沒人說話,互相對視著。天空中的兔兒燈飄著,花海的滿月花也盛開著,一切安和美麗得無與倫比。

許久之后季暖才開口,“你還沒跟我說呢,這里怎么會真的有個月亮?還真的能捧月光……”

伸手摩挲著她的臉,般漓聲音清淺,“這個月亮是我的真身,并不是人間百姓能看到的那個?!?/p>

“那……”季暖頓了一下,又問,“剛才錦邯那么著急,你看到我死了都不心急的嗎?”

聽到她這么說,般漓竟然直接笑出了聲音?!拔一姑豢垂懶嘶鼓馨強鄯斕摹鞘蹦閫得槲頤橇成哪Q晃銥唇壑辛?。其實剛開始我聽漣柔的侍女說起她直入冥界想要殺你的時候還有些擔心,可轉念一想你這么聰明,漣柔還真殺不了你,無論她用什么辦法?!?/p>

季暖怔然。

這,才是他吧?

其實她自己在冥界花海的時候就已經在想了。雖然錦邯長了諦皇的臉,胸口處還有明黃色的光,可是錦邯那樣嫉妒與偏執的表現其實更像恒溫。

這個世界中錦邯與般漓雖然都沒有主神空間以及她的相關記憶,雖然他們的性格也有被設定的可能,但是她不信自己的男人可以被區區設定左右。

即便在楚劍一那個世界他有被設定影響,但很多點卻還是他該有的模樣。而且即便那樣她還是能認出他愛上他……所以,這個世界,應該也是的吧?

對于錦邯,無論是穿越而來的她,還是原本的季暖,都沒有那種愛慕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