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莎拉蒂莱万特:633陰郁輪椅大佬vs偽甜美治愈師(33)

莱万特高配 www.nxpbyr.com.cn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眾汽的?”

沈昭慕嘴角一勾,冷笑了聲,掃過趙智和黃依依煞白見鬼的臉色,然后沖池芫勾了勾手指。

“愣著做什么,外邊的飯不好吃,劉媽做好飯了?!?/p>

這嫻熟親昵的話語,分明就是同居了!

看沈昭慕對池芫的態度,還不好說是不是情婦呢!

情婦能這么眼巴巴地趕過來親自接?

跨國集團老總啊,錢都是按秒來算的,居然跑來接池芫回家吃飯?

在場的女性不禁酸成了檸檬片。

只覺得池芫怎么就那么好命呢?難怪她在群里回懟黃依依,說自己不需要找老男人。

也難怪剛剛她當眾打黃依依,不給趙智臉面。

看看,趙智剛還說和沈昭慕熟,結果呢,見到人正主來了,立馬就點頭哈腰跟個哈巴狗似的。

“高特助,解除和他們的合作吧?!?/p>

沈昭慕說這話時語氣輕描淡寫的,就像是說,“天涼了,眾汽要不破產吧”的霸總。

叫人瞠目結舌之余,又感受到了資本為所欲為的本事。

“好的,總裁?!?/p>

高特助低頭,畢恭畢敬地回了聲。

趙智直接驚呆了,一屁股坐地上,嘴里頭喃喃著,“完了完了?!?/p>

這下是真的完了,回去他爸要打死他!

他忙抓住要走到門口去的池芫的腳踝,“池芫,池芫,對不起,你你替我求求情吧,替我向沈總賠個不是,不是我,是,是黃依依啊,這個賤女人一直在說沈總的不是,還想害你!”

黃依依也嚇傻了,她緩過神來對池芫是又嫉又恨,隨即卻是恐慌。

趙智只是要動手,就丟了家里的生意,可她呢?

她剛剛可是編排了沈昭慕的不是……

此時,聽到趙智不念舊情甩鍋給她的話,她不敢置信地瞪著他,然后激動地都破了音,“趙智你還是不是男人!你怎么能這樣呢!”

趙智壓根就不想理她,要不是這個女人,他至于一下子從富二代跌成即將破產的落魄戶么!

兩人狗咬狗的戲碼,沈昭慕不感興趣,黃依依剛剛怎么說他的,他都聽到了,他這么記仇的人怎么可能放過她呢?

只是,他瞇著眼,不悅地望向趙智放在池芫腳踝的一雙手,語氣陰冷,“手放開?!?/p>

三個字,叫趙智頭皮都跟著發麻,忙顫顫抖抖地收了手。

“沈總,沈總你大人有大量,都是這女人的錯,別牽連無辜啊,我有眼無珠,我向你和池芫道歉,求你別為難我家……”

沈昭慕看也不想看他一眼,瞥了眼沒事人的池芫,“走?!?/p>

池芫點頭,不過她看向目瞪口呆的方悅,不禁伸手輕輕拉了拉他的袖子,彎腰在他耳邊溫聲詢問道,“能不能順路送一下我朋友呀?”

女人清甜的香氣一如她的聲音,闖入鼻端,而她柔柔的嗓音就像是一把鉤子,勾著他的耳朵,癢癢的,勾進了心底里。

鑒于剛剛她的表現,沈昭慕想,反正也是順路,就點頭了。

“方悅,走了,我們送你回去?!?/p>

池芫因為大佬給了面子,自覺走到他身后,推輪椅,然后對著還傻愣著不敢置信的方悅招手。

方悅這才像是冷宮里忽然被皇帝翻牌子的棄妃似的,喜出望外地擠開了擋路的黃依依和趙智,笑嘻嘻地跟上去。

瞧,這一把威風耍得可真是到位!

一想到黃依依變色龍一樣的臉色,她就開心!

等上了車,池芫下意識要坐副駕駛,卻被方悅推到后車座門前。

“你怎么這么不解風情呢!哪有我跟你對象坐一塊的道理?”

說完,促狹地沖池芫擠了擠眼睛,卻不敢打趣自帶冷氣的沈昭慕。

“為什么不接電話不看短信?!?/p>

池芫剛坐上去,男人就開始算賬了。

她拘謹地雙手疊在腿上,一副乖乖認錯的態度。

“額,我手機靜音,沒聽到?!?/p>

心里卻想,按照狗血劇情不應該是等到她喝了摻了藥的酒水,千鈞一發之際,大佬自帶bgm一般地出現解救她么?

鬼知道他這么快,菜都沒上桌呢,就結束了。

池芫心里不免有些遺憾,果然女配就是女配,這樣的“豪華狗血大餐”她不配。

沈昭慕瞥了眼坐旁邊戰戰兢兢的女人,心里的怒氣消了不少。

“下次注意?!?/p>

薄唇輕啟,施恩似的,落下這么四個字。

池芫乖乖點頭應了聲“好”。

認錯態度良好,沈昭慕面色稍霽。

但轉念想到趙智和黃依依,又擰了下眉心。

那兩個人,他不希望再在首都看到了。

“謝謝沈總,芫芫,那我先回去了哈,記得回我消息!”

方悅被送到家門口,她道謝下了車,走到后車窗處,對沈昭慕禮貌道謝,然后眨了只眼睛,用手指了指屏幕,對池芫說著。

池芫無奈,想也想得到對方要她回些什么消息。

她只能點頭說好。

“知道了,早點休息?!?/p>

等方悅上樓了,高特助才驅動車子,載著兩人回別墅。

路上,池芫咳了聲,臉蛋有些緋紅,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沈昭慕,然后小聲地對他說了聲,“今天……謝謝啊?!?/p>

說完飛快收回視線,生怕被沈昭慕抓到她在偷看他一樣。

沈昭慕對此,內心嗤了聲,真是說慫就慫了,剛打人的時候倒是沒看到她這么膽小。

“沒事,不是為了你?!?/p>

他矜冷地抬抬下巴,很不給面子地回了聲。

池芫被他噎了下,鼓腮。

前面默默聽他們說話的高特助很想出聲拆穿總裁的嘴硬——

明明就是知道池小姐有麻煩后,急沖沖地就叫他開車趕來了。

還說不是為了她。

“那個,我之前在包廂里說的話,你,沒聽見吧?”

池芫小心翼翼地覷了眼他,抿著粉唇,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她臉上的緊張不似作偽,沈昭慕更加確認不可能是這個女人演戲安排的。

于是他勾了下唇角,有些惡劣地逗她。

“你說呢?”

池芫咽了咽口水,立馬正襟危坐,“沒事,我,我在包廂說的那些話,就是為了氣那些人,當不得真的!當然,我夸你的都是真的,其他的,額,總之你別往心里去,我不敢對大佬有非分之想!”

一番話結結巴巴地說完后,沈昭慕的臉,也徹底沉了下去。

“當不得真?”

他咬著這幾個字,陰惻惻地盯著池芫的臉,冷笑地反問。

好,很好。

給讀者的話:

沈昭慕:天涼了,甜甜來我懷里,不然趕你出去:)

池芫:瑟瑟發抖(躍躍欲試).jpg